段祺华:对儿童的保护应加强 建议立法入刑

2013-03-06 10:22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记者: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法律对于虐童罪一直都没有特别明确的惩罚性的规定,只有一些原则性的规定呢?

  段祺华:因为我们国家现在也是向先进法制国家学习,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所以这个案子从法院的角度来说,跟大家的想法有点不一样,它最后说没办法去起诉问罪,这个我觉得也是一个进步,既然你说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那么这条原则要坚持,这是一个民主和法制原则。但是这件事情就暴露了一点,我们的立法上还有缺陷,我们说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特别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这么小,你如果是在离开自己家庭,然后到学校去,到幼儿园去,严格来说,老师和幼儿园有监护的责任,因为他们还是未成年,很小的小孩子。这个时候他们的体质上的受伤和心理上的受伤,都是会对他们将来的健康成长会造成很大的危害。从这个虐童罪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案子本身说明还是一个体制上我们说…

  还有心灵上的,我这次准备的提案当中,还做了一些调研,碰到一些这样的情况,就是说有些小学或者是幼儿园,小孩子回来就不愿意去,什么呢?他也不是老师打他,说老师说你家长没送红包,那就不喜欢你,他也不打你,也没有体罚,但是他心灵上的创伤是很大的。

  这个我觉得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这种没有体力的、没有暴力的这种侵犯也很难入罪,但是现在对少年儿童,特别是小孩子,我们觉得儿童的保护一定要加强,因此我建议立法,而且要入刑。就是专门立个罪名,就是说如果是情节严重的,如果对儿童的侵犯是达到一定的程度的话,而且情节是比较恶劣的话,那么应该作为一个重罪来处理。这样的话,才能使大家会更加重视儿童这个权益,特别是我们国家现在行使的是计划生育这个国策这么多年了,1972年到现在,那么你如果孩子多,比如说有两个孩子,那就50%,但是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一个伤害就是100%对一个家庭来说。

  所以这个是我原来为什么去做调研,为我们做这个提案的原因。

  记者:那您刚才提到说是情节严重,那我们怎么来界定它这个情节属于严重呢?

  段祺华:情节严重我觉得是这样,第一对小孩子的身体的侵犯达到一定的程度,或者是这种情况是一犯再犯,对一个人一犯再犯,或者对多个人侵犯,我觉得这就可以造成情节严重。

  记者:您是说犯罪主体对于一个人或多个人?

  段祺华:对,就是说主体,就是这个侵犯行使人,如果是经常这样做,多次这样做,然后对某一个儿童侵犯得很厉害。现在我们国家对刑事上的一个人身的侵害我觉得定得太严,一定要达到轻伤,轻伤实际上是很严重的伤。然后不到轻伤的程度还不能刑事处罚。所以我觉得这一条,当然我将来看再研究,再怎么来改,觉得对儿童来说,应该要扣得更严一点。你如果要儿童也要达到轻伤这种概念,那小孩子就已经死了。

  记者:对,然后还有我们国家保护儿童的法律是不是存在一个缺位的问题?

  段祺华:这个我倒没完全研究过,因为我是从法律的角度主要是研究刑法的入刑的问题,应该说我们国家现在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规定,也立了很多的法律法规来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应该说还是做了很多努力。但是从任何一件事情来说,任何一个案子的出现都是一件好事情,去揭示我们法律上的漏洞。那么我们作为政协委员的角度来说,就是提案、建议,希望国家的立法机构,那就是人大了,来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当独生子女政策还在中国行使的情况下,这个是对个人家庭就是一个100%的伤害,非常非常的严重。

  记者:那您认为虐童罪应该如何量刑呢在法制上?

  段祺华:量刑我在提案里已经说了,我已经说了,我提案没带下来,你要问具体的我可以带提案下来。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是您怎么看待网络反腐这件事情?您从一个法律专家的层面来看。

  段祺华:这个我这次没做提案,我也没做课题研究,我上次有个记者采访的时候我也表示过一个意见,我认为是我们现在国家的反腐体制的失位和不健全,或者失效,而造成了现在网络反腐这样一个现象。那么我认为网络反腐有它的积极性,也就是说当我们现在的反腐体系是没有效率的情况下,那么网络反腐是给老百姓一个比较好的手段,来揭露一些他们所了解的,就是我过去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么这个是一个办法。但是反过来说,我们国家不能仅仅靠网络反腐,我们国家一定要靠体制反腐,一定要靠自己的法律、法制来反腐。这就是我最近提了一个大会发言稿,就是专门讲,我们国家要进一步修改完善我们国家的预算法,只有把预算法做到真正能够管住我们国家的收入和开支,那么就可以杜绝很多的腐败现象。

  记者:那我们国家目前的……

  段祺华:我讲下去,这个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来讲,我觉得网络反腐要有法律界限,因为网络反腐,从网络的发展来看,我们过去说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文化大革命我们吃了很多的亏,那这个比大字报厉害,大字报你就能看,网络一出来就是不是几千万,几亿人在看,那么你怎么能保证在泥沙俱下的情况下,你怎么能保证网络上披露的东西是准确的、是真实的、不是捏造的,或者是别有用心的?这个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有。那我们就要平衡,我们定制度和立法就要看群众的揭露腐败的权力和当事人或者一般公民的隐私权,以及他的名誉权,他的人身权的保护,这个就要仔细地平衡好,不然就变成网络暴力,就变成大字报、网络大字报,那么这个也是我认为是对我们国家宪法和法制的一个更重大的践踏。你看起来我揭露了一个贪官,但是你有没有明白这就可能侵犯了千百万人的权利?到最后你本人也可能被人家这样在网络上搞,人肉搜索为什么不能弄?就这个道理。

  所以我始终提出一个建议,因为我是读法律的,就是说我们不能意气用事,我们不能感情用事,我们必须按制度办事,问题是我们现在制度缺失,这个王岐山书记已经讲得很清楚,我们现在要赶快来立法,来知本。

  记者:关于司法独立的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党政机关对于司法独立的干预的现状。

  段祺华:我已经有一个提案了,你看了吗?

  记者:您能简单再介绍一下吗?

  段祺华:我的提案是这样的,就是说希望反腐败要能够有效率,应该充分发挥现有的司法机构的作用,怎么来发挥他们的作用?为什么现在失效?是因为它们不独立,不独立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内部,我不知道,我没看到具体的明文的规定,内部就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平头老百姓如果犯罪,如果有事了,那它按法律,该抓就抓,该立案就立案。但是如果现在有一条不明文的规定,领导犯罪了,或者有事了,局级干部是向市里面、省里面汇报,可不可以立案,部级干部向中央汇报。

  记者:得层层上报。

  段祺华:那这样一报就出现两个问题:第一个法律面前不人人平等,你凭什么说,难道刑不上大夫吗?就是说,你是高级干部,你是哪一级干部,你就可以先要审批一下,那领导不审批呢?领导说不要抓了,那就不抓了?不立案了?这个就跟老百姓的执法就不一致了。

  第二个这里就有一个腐败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大家都知道重庆出现了什么问题,四平事件早就出现了,就有一个人就可以说,这个事情不处理,不是今天发生的,那现在是网络上一来,处理了,那当时就不处理。

  记者:请您最后再跟我们大公网友讲一下您今年的主要的提案,简单地讲一下就可以了。

  段祺华:今年我大概做了七个提案,三个大会发言稿,主要都是比较多跟法制有关的,比如说我刚才讲的要修改国家的预算法,然后也讲到了我们国家改革一定要走市场化的道路,一定要进行市场化改革;然后也谈到了刚才的虐童罪;也谈到了空气污染的问题,就是环境保护法的问题,就是怎么样让公众有知情权,过两天全国政协组织我们对这个课题要进行讨论,土壤、水、空气怎么来环境保护,现在已经成为了“国问”,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家都担心的问题;还有就是司法独立,反腐败等等。反正就是七个提案,三个大会发言稿。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段祺华,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私人律师事务所第一人,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及管理合伙人,美国华盛顿州律师协会第一位外国法律顾问。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