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徐丽泰:两地的差异矛盾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

2013-03-06 14:00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前香港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采访

  范徐丽泰:买房子本地人不会很多的,已经一早就有了。至于奶粉的事情,我自己觉得应该可以解决的,应该不需要一路限制下去。可是我也要劝一下,呼吁一下那些带货的人士、水客,不管他是香港人还是内地人都是一样,请你们尊重人家用通道以及在车厢里边保持一定程度的清静的要求,请你们尊重人家的权益,不要只是为了自己就忘记了要考虑人家的需求。

  记者:现在一段时期有一种说法,说是因为现在奶粉的问题实际上反映出了内地跟香港在资源配置或者争资源的一种深层次的矛盾,然后这种矛盾可能随着因为这两年内地自由行的这种人数的增多,这种矛盾也加深了,您怎么看?

  范徐丽泰:我觉得的确我们要看到很小部分、很小部分,我重新强调,很小部分的一些香港居民,这些人数是不会多多几百的,我个人认为,他们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什么弄个标语,中国人滚回中国去,这个不理性的,因为这些人他是外国人吗?他难道可以说香港是什么人的地方?香港也是中国的地方,那滚到哪里去呢?所以这些是不理性的,情绪化。那么可是内地的朋友看到这些标语,他心里边是很不高兴的,觉得我们当你是兄弟,你怎么当我是外人?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很希望我们香港那些情绪化的朋友们,尽量保持客观、冷静、理性,我们不必要去刺激我们内地的同胞,到底这么多年来内地同胞对香港是有感情的。那天我看电视,有个小朋友在电视上做访问,问他,你如果有机会出去,你要到哪里去?我要到香港去。这个太好了。所以很希望大家不要以为这个是香港一般人的想法,香港绝大多数的人没有这样的意思,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爱国爱党的。如果有那些行动,比如,有的人组织了示威,是自动的,去对着那些水货客示威,就是因为这些水货客造成他的不便,如果这些水货客不管他是香港人,是内地人,都会遇到同样的示威,因为他们太不顾全其他人的权利。

  记者: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去解决两地的矛盾?

  范徐丽泰:其实两地的矛盾,我们其实两个地方过去的历史上是有一段分割的时期,文化上也有不同的一种差异,所以这种矛盾其实是自然会发生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将它特别地扩大,特别地提升到一个很高的层次,可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不断地解释。我觉得我们在香港的人,我会希望我们大家都是对外来的朋友多一点包容,多一点感情,我也希望内地的朋友到了香港去玩,虽然你们是来消费,可是希望不要用财大气粗的态度对我们,我相信你这个财大气粗的态度在内地会有一些工作人员心里面也是不开心的。

  记者:像这种文化输出,您说除了有这种解释,还有其他的方式吗?

  范徐丽泰:这个是不断的一种磨合的过程。

  范徐丽泰:对方的立场,然后回头看,你就可以了解多一点,可是就是一句话,情绪化的行为跟言语不能够帮助解决问题,问题的解决必须是双方包容、理性、交流。

  记者:除了奶粉问题,一直存在的双非婴问题您最近有什么新的看法、想法没有?

  范徐丽泰:最近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都是内地的吧?是内地传媒,你们知不知道香港特区政府已经向终审法院透过律师在外融案里边提出了希望我们的终审法院要求人大常委会就1999年的法律解释作进一步的澄清,进一步的说明。那么这个做法实际上就是希望透过尊重法院的方式,让法院再一次看一看当年施法的内容,这个施法的内容其实说得很明白,就是关于香港拘留权的问题要去看筹委会的意见,这个立法的原因,基本法关于香港拘留权的立法原因就是在当年筹委会的意见里面,已经体现出来了。可是当年的特区政府,以及当年的终审法院都没有去接受这一套。所以现在这个问题有一线机会可以解决,如果我们的终审法院决定,要人大常委会来进一步地说明,那常委会我相信也是会要考虑它的要求,希望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在这个之前,特区政府已经是采取了一个措施,就是所有的内地孕妇不可以预约到香港来生孩子。其实这个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因为我个人认为,如果内地的朋友他觉得香港生孩子的医疗上面的服务他愿意要的话,很欢迎他来,只要不占走了我们自己的香港的孕妇的床位就可以了,医院里边的设施就可以了。可是现在因为去年,前几年都是这样,因为我们终审法院在2001年的裁决,就是这些孩子能够拿到香港的拘留权,所以就有很多中介的公司去收费,将这些怀孕的妇女带到香港,然后就放她在一个,我们叫简办房,很小很小的地方,在那里呆着,等到她孩子要出生的时候,就冲到医院的急诊室去,其实这个做法很不人道,对孩子、对孕妇都有危险。可是因为你有这样的一个拘留权,香港拘留权,就吸引了不少人这样做,它就不是因为香港的医疗的服务,而是因为他想孩子有香港的身份。

  记者:中国司法的建设改革这块,我知道您好几次关注过司法这块,也去过中国的法院。

  范徐丽泰:我觉得其实我们司法的制度一路这几年来都是不断地提升法官的素质,增强他队伍的素质,可是实际上几十年来的习惯,必须要持之以恒地来改变,绝对不能放松。因为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你老百姓去到法院去明示什么的一些个案,你又要托人,又要送红包,经过很多的这些情况才能够排到你的案件去审,所以近年来就提出了和解,法院先给你和解,让你省点钱。不过,最重要的就是法院要做到不受控,人人平等,而这个不单是法院本身要做,政府也有一定的责任,因为有的地方政府它有保护主义,而这个法院的法官,他的薪酬、甚至办公室,住的房子都是当地政府给提供的,所以他就变成了很难跟当地政府对抗。可是如果我们是依法治国的,就不应该如此。所以香港团的代表,包括我在内,我们都曾经提出过,这个法官的那些待遇、住房等等,应该由高法去给资源给他,这样就不受地方政府的控制。可是这个不能做,因为现在高法跟下边法院是一个专业的指导性而不是领导性,所以这里是有一个制度上的问题。

  还有,如果你这笔钱都是由中央来出的话,中央的负担又加重了,因此也有了财政上的考虑。所以很需要各地政府自觉地不要去做地方保护的做法,这样虽然可能是有一点困难,可是这个是将来能够保障这个地方法治程度高,人家来投资放心,就是你经济发展的一个基础吧。

  记者:您怎么看两地司法交流这个问题?

  范徐丽泰:现在也有呀。

  记者:因为您之前,2011年您去过广东高院。

  范徐丽泰:他们邀请我们去看的吗。

  记者:您当时什么感受?包括现在,您感觉这几年的变化。

  范徐丽泰:我觉得其实法院已经有了很多的改进,可是还需要努力。还有一个就是……

  记者:您觉得有哪几方面需要改进努力的呢?

  范徐丽泰:改进的地方就是,当然给我们看的一定是好的,告诉我们的也一定是好的,所以我们有的时候要知道一些情况,也要了解一下民间的反映。网上、报纸这方面对我们很有帮助。如果要改进,我就是说,先不说是贪污的问题,贪污的问题是另外一件必须要严肃处理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商业经济发展的地区,法官人数不够。而且现在我们的国家发展的很快,比如说刚才讲的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的裁决是一个非常复杂,而且需要很多专业知识的,那么法院已经开始了一个知识产权的法庭,可是它还需要很多的充实,人才的充实,资料的充实,可是知识产权是我们国家自主创新的最基础的,必须要保护知识产权。当我们谈到法律的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是要多方面来考虑的,因此我觉得你法官本身的素质要提高,法官的专门的知识也需要加强,然后它才能够去审一些现在这么复杂的商业上的纠纷,人数也要增加,让他可以有足够的实践去审,要不然你好多法官整天工作16个小时,身体很快就垮了,这样我们的好法官就没有了,所以这个是应该要不时地调整的。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范徐丽泰,本名徐丽泰,香港政治人物,现任全国人大常委、曾任香港立法会主席。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