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均波:名人做虚假医疗广告应负法律责任

2013-03-07 13:27:41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采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

   记者: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比较成熟的提案,简单地介绍一下。

  葛均波:关于规范,或者是关于医疗广告,因为作为一个医生,我觉得可能提议案与直接专业可能有关系。一个就是我们要规范我们媒体的医疗广告。你现在打开电视或者开收音机,一些平面媒体,其实最多的不是卖酒的就卖药的,卖药的更多一些。那么这些药我觉得有的时候你做一个广告,一个商品,无可厚非,但是你夸大了它的治疗效应,尤其是更重要的你要让老百姓上当,我觉不道德的。首先,尤其我们现在一些老年人,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改善,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老年人越来越多,老年人的一些慢性病可能越来越多,那么现在我们好多电视里也好,广播也好,报纸说不打针、不吃药,凭什么治疗仪就可以治疗糖尿病、高血压、脑中风,然后治疗肿瘤什么的,这完全是不靠谱的广告。我们觉得有的时候广告,你让老百姓知道这个药物的作用,这个我觉得是应该的。但是一些不靠谱的,明显是欺骗性的广告,我觉得应该有人管,现在恰恰是没有人管,而且我们的媒体这么多,有些媒体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只要你交钱,没有审查制度就这样播出来了,这样我觉得是对老百姓不负责任,对社会不负责任,更重要的是它破坏了这个社会的诚信系统,大家都吹牛什么的,不应该的是我们一些公众人物,他占着名气,这个化妆品,这个药他根本就没有用过,没有吃过,但是他有他自己的影响,在屏幕上讲这个怎么好,有好多的老年人他对这个没有甄别能力,所以就上当受骗。尤其我们老年人,把人家一点点的退休金都给挖了去,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多功能治疗仪器什么的,这个一点不靠谱,把退休工人的钱全都给坑走,我觉得这个明显是不道德的,应该有一个部门去管这个事。这是我当时提的第一个提案。

  记者:那葛老师,我们应该如何去监管这些医疗广告呢?让它规范。

  葛均波:医疗广告我觉得原来是我们曾经有过广告法,让工商局去管,工商管理局原则上讲它不是一个专业机构,它可以是收费什么的都可以,但是它对内容不具备监管或者鉴别的能力,那我觉得应该有一个专家组,这个应该要专家去管,我们这么多的教授,老教授应该发挥他们的作用,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会这样,真的糖尿病就不要打针了,不要吃药了,弄弄就好了,真的脑中风就能站起来,这个有的时候起辅助作用,或者有的时候食品或者保健品它可以给人辅助作用,但你把它说成是治疗作用的话,就明显误导观众,会导致医疗市场的混乱,我觉得应该由专家们说了算。

  记者:您觉得是不是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专家组……

  葛均波:最起码对医疗广告应该有专业人员,医疗专业人员去做审核,这样防止老百姓上当受骗。

  记者:除了我们要有这样一个专业的机构来监管医疗广告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配套您认为是一些有效的举措来遏制这个?

  葛均波:但是这个医疗机构我在想,因为它没有执法权,首先你在播之前,由医疗机构来去对你的内容进行审核,这样就确保你播出来的东西是真实的,或者是可信的。一旦有一些不法的媒体他真的播了以后,我觉得我们一些行政部门应该接入干预。我觉得我们的罚款,罚得太轻,像在国外一旦有这样的现象,他罚得你裤子没得穿,你完全可以倒闭了,我们罚个3、5万块钱,30万、50万,对他们获得的效益来讲那还是(很少的)。我觉得就应该像这样罚没它的财产。

  记者:应该加重处罚的力度?

  葛均波:因为这是明显的坑人的东西,怎么可以允许它存在呢?他发的财也是不义之财,你怎么可以说罚款就了之呢?现在我们好多东西以罚代管,把这个罚款罚了几千块钱,几万块钱之后,就成了合法的了,那这个不应该助长这种情况。

  记者:那您怎么看待名人做医疗广告屡禁不绝的现象?

  葛均波:名人做广告的话,我觉得广告是虚假的广告的话,他应该负法律责任。你代言了一个东西,你赚了钱,这个钱原则上是非法的,且不说你纳不纳税了,这是非法的钱,你帮助了这些非法企业欺骗了老百姓,我觉得应该加重处罚。它不光是处罚的问题,应该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这明显的是坑蒙拐骗了,应该算是刑事犯罪。

  记者:现在也就是说有一些名人代言的是虚假广告,但是我们没有给他追究刑事责任。

  葛均波:对。

  记者:您其他的还有什么比较成熟的提案?

  葛均波:还有我觉得关注的有一个就是比较久,我一直也做着调研,就是现在我们有好多的公共安全事件,比如哪个地方爆炸了,大火了,或者是交通事故了,我们政府在第一时间组织人去抢救,这是好事情,我觉得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就应该这样做,让我们的伤员得到及时的抢救、及时的救助。但是我们一旦出现了重大的安全事故以后,现在我们政府真的不清楚,他把这个完全兜下来,兜下来以后,为了所谓的维持社会稳定,就以我们纳税人的钱去进行赔付,而且赔付的标准也没有,在农村发生的事情赔10万,城市就赔20万,这是没有道理的,人都是平等的,而且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居民,他即使是在最偏远的西藏,最偏僻的地方,他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居民,他应该就有统一标准。

  还有一个我们最近上海前不久发生了一个交通事故,这个司机是酒驾,酒驾发生撞车以后,当时有很多的伤员,政府就把它分给各个医院,为了伤员及时的救治,这个伤员好了以后不出院,为什么?他说我们要跟政府谈谈赔偿的问题,这跟医院没关系,医院就先一直养着,管吃管住什么的,为什么?因为这是政府的事情。其实这不一定是政府的事情,抢救病人、组织抢救是政府的事情,代表我们负责任的政府,但是这应该有第三方来负责这个东西。你好比说企业,他是哪个承运的公司,他应该就加入保险,他应该就为他承运人加入一份保险,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故以后,家属也好,有个赔偿的机制,现在不是这样,政府一股脑地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一股脑地兜下来,这个原则上讲,我们作为纳税人,我们是不同意的,因为你这个政府花的每一块钱应该都让纳税人觉得…,当然救人这是对的,但是我觉得它应该加入保险,应该由第三方来承担、赔付这个。

  还有好比方说有一年,我们湖南有一个地方,是一个工厂,它造成了污染,使周围就发生了污染,使生产出来的大米镉超标,这个原则上讲是要赔偿的,周围的居民受到了毒害,但是政府把这个工厂查没了, 罚没了以后,它没有钱去赔付,那只好由政府兜着了,这引起了当地我们居民的上访。

  原则上讲这个工厂应该买保险,一旦这个工厂倒闭,包括你的工人、职工也应该有这个机制,现在我们没有,这是我觉得是不应该的。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对于公共安全的事故,我们应该建立一个赔付机制,这样一旦发生了事故以后,首先由它的企业或赔付的主体进行支付,然后政府都是指导。包括我上次我们在温州发生高铁撞车事件,原则上讲它这个主体是铁道部,铁道部本身又是国家的,铁道部是国家的,这个钱原则上应该由铁道部来付了,那现在还是国家为了维持稳定,国家来兜着,这个我觉得也是不应该的。首先铁道部它是一个法人单位,它要赚钱的,那么你再让国家来兜,把纳税人的钱去不明不白地花了以后,我觉得这也是不应该的。

  所以我觉得应该建立一个第三方的赔付机制以后,我们出台真正的针对公共安全事件的机制,让我们受伤的,受损害的人能够得到赔付,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不应该由政府来买单。

  记者:然后葛老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是我们关于中国的医改问题,2009年新医改实施,现在试行应该是满三年了,您怎么看待我们新医改的成效?

  葛均波:原则上讲,从2009年开始到2012年这三年,我们说应该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原则上讲。今天上午孙志刚孙主任,医改办的主任也给大家作了一下回答。因为我们国家是13亿人,我们不能够简单地把国外的东西照搬过来,但是我们还要往前做事情,所以当时在这个阶段,我们主要做的工作,我们国家是对基层的医院,现在大医院越办越大,小的医院没人去看。现在我们国家投入这么多的钱,三年当中投入了很多很多的钱,改善了乡镇卫生院跟县医院,这个我们也看到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从医务人员的收入也好,从老百姓看病方面有很大的改善。

  现在有一点,就是我们对村医,因为各个地方对国家的政策跟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所以它有的时候执行起来有一些要改善的地方。我觉得这个其实我们全国的政协委员 也好,政府都看到了这些进步,正往好的方面发展。现在包括我们这次报告讲的,要改善医改的情况,我觉得我们还是向着好的方向去发展。我是觉得现在唯一的我们要做的一点,我觉得避免我们的医院越建越大,应该把我们的资金投到基层去,培养全科医生,使我们的老百姓能够看病更方便,看病花钱更少。还有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应该建立全民的现在一直在建的,就是老百姓不应该说你家里有一个病人以后,就把你家的猪卖掉,把房子卖掉。

  记者:因病返贫的问题。

  葛均波:我觉得这是国家应该做的事情。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葛均波,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