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富:树不能再砍 矿也不能随便开采

2013-03-12 15:00:17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专访甘肃省常务副省长刘永富   

  刘永富:没有给你们机会。

  记者:是,我们就说港媒也得给我们一个机会。

  刘永富:港媒,听到你们喊了一声。

  记者:我刚才准备了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甘肃它的生态环境比较脆弱,这些年来,甘肃为我们建立国家生态屏障这块其实付出了很多牺牲,我们一个资源比较脆弱的省份如何去建设生态文明?包括我们刚听省长讲了一句,说是不是有申请建立一个关于这块的综改区的这样一个战略?是不是想向中央申请纳入国家层面的一个战略?

  刘永富:是。今年经过一段时间的论证,大概一年多的论证,甘肃省向国家提出设立国家生态安全屏障试验区的这么一个请求,那么这个请求现在中央政府正在办理审核。从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国务院的各个部门,特别是国家发改委都非常支持和赞成这件事情。那么我们提出这件事情一个是根据甘肃在全国的战略定位来提出的,因为国家对甘肃的战略定位其中有一条就是西北地区乃至全国生态屏障,不仅是西北地区,还是乃至国家的生态安全屏障。前几天北京沙尘天气,有一部分土,有一部分扬尘就是从新疆、甘肃、内蒙这边过来的。所以一个是国家的战略定位。

  第二个也是考虑甘肃的特点,甘肃也要转型跨越,加快发展。而且是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生态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部署来考虑的,它不是说甘肃

  就是一个生态屏障的建设,它还有经济平台的建设,比方说刚才讲的兰州新区、循环经济示范区,还有以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为平台的文化旅游的建设,再有这么一个生态文明的建设,这样,它不是光一件事情,是一个总体的安排和部署。不是说光是把甘肃保护起来,保护起来老百姓吃什么?还是要发展才是根本,才是硬道理。

  所以说一个是战略定位,一个是五位一体的、五大建设的总体布局上来考虑,同时甘肃也是因为国家对西部地区给予了很多的支持,作为甘肃能做点什么事情呢?在生态建设上,它既然是屏障,咱们就要把这个屏障建设好,少过来一点尘土、沙尘暴,让天更蓝一点、空气更好一点,这也是我们甘肃的一个贡献。所以说基于这些提出来的。

  记者:那甘肃的生态本来就比较脆弱,那在承接一些产业项目转移的时候,是不是要额外提高一点门槛,就是说不要再破坏环境,或者再对环境造成很大的伤害?

  刘永富:你说的很对,甘肃的生态是我们国家最脆弱的省,它的森林覆盖率勉勉强强的也就是4%左右,还不及全国的一半,那南方人到这个地方一看,哇,这是什么地方?飞机上一看,下边是作战沙盘吗?感觉比较荒凉。但是它这个东西是造山运动、自然历史形成的,同时它也很重要,它是黄河的主要的补给区,它涉及到我们母亲河的供水大概40%左右,对母亲河滤沙的贡献量将近一半左右,还是长江的重要支流嘉陵江的发源地,又是泾河、渭河的发源地,那么泾河、渭河又是往陕西那边流了,也是黄河的重要的支流了。所以它地位还是很重要的。

  刚才几位先生问的,有些事情我们就不能干了,一定不能干了。砍树这个是不能再砍了,甘肃以前也是我们国家重要的木材的生产基地,从80年代以后就不能砍了,要退耕还林。另外你有些地方,甘肃90%的国土,它的面积是我们国家的4.3%的样子,90%的国土是限制开发区和禁止开发区,这国家有一个功能区的这么一个规定,所以它不能随便开采,有的地方有地,也有一些矿,也要限制开发或者是禁止开发,主要是在兰州、白银和天水这一些人口密集的地区发展一些工业。

  再一个我们要发展新能源,要特别地发展新能源。甘肃是我们国家第一个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今年就能实现这个目标。那么我们现在国家正准备批准这个计划,就在酒泉这个地方,把新能源送到南方去。所以你就要发展这个新能源、风电、太阳能,做这样的事情,不能砍树了,要发展符合生态的产业、新能源。另外发展循环经济,你比方说适当地不要到处开荒种地,把它种草、种点苜蓿,现在你就简单种一般的草,它还长不起来、长不活。有意识地种点苜蓿、养牛、养羊、种点秸秆,以前秸秆自己烧掉,或者是秸秆还田,现在把这个秸秆去喂牛、喂羊,完了羊粪、牛粪再做沼气,沼气经过发酵又变成好的有机肥再回到田里去,就把它发展循环经济。一个发展新型的新能源,一个发展循环经济。

  所以总体上来讲你搞这个国家生态安全屏障试验区,对你的经济发展,对目前甘肃的经济发展,它是一个双刃剑。你搞生态安全屏障你肯定有些项目不能上了,不能饥不择食了,不能说为了金山、银山就什么都上、饥不择食,那你就得有点选择,那肯定就会有一些影响。但是同时你又要看到长远,就是你说的,有些标准就得要上去了,你上去了它是一个倒逼机制,完了以后慢慢慢慢地通过你的这些体制、机制,包括农民的这个意识,你以前农民说那祁连山上的雪水有的是,那我就在那儿漫灌,一亩地多少方多少方水,那现在我就要搞高效的节水农业、设施农业,把水省下来供到下游去、供到新疆去、供到内蒙去,西边往新疆走,北边是往内蒙走,还有往来陕西去。因为甘肃在青藏高原的边上,它是一个高的地方。但是同时也要看到它有一种倒逼的机制,逼着你去改变去。

  记者:刘省长,这个方案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是提交到发改委了还是……

  刘永富:提交发改委了,国务院已经转给发改委,正在审核中,我一开始就讲了,正在审核中。

  记者:您对通过这个方案有没有信心?

  刘永富:那当然,要是没信心我们能提吗?这个事情是利国利民的事情,它不仅事关甘肃的发展,而且能够给国家带来好处。

  记者:因为我们知道,以兰州新区为例,当时很多家都在争,最后花落甘肃,这点我觉得甘肃准备的非常充分,这个方案也是经过充分的准备吗?

  刘永富:不仅仅说甘肃准备的充分,西部地区很多地方都比甘肃聪明,能力大,这个主要是中央觉着甘肃的扶贫的、攻坚的任务重,发展的压力大,算是对我们的一个支持,我是这么看的。

  记者:刘省长我们再问您一个问题,就是说针对甘肃特别的区情,它在招商引资方面,您认为甘肃有什么样的优势去针对港资以及境外的投资这一块,您认为甘肃有什么优势来吸引这些投资?

  刘永富:境外投资现在在甘肃还是一个弱项。

  记者:港资呢?

  刘永富:港资有一些,不多,港台的都不是很多,但是发展的势头很好。我跟你说一个数字,甘肃招商引资西部地区要靠招商引资,招商引资到位的资金,就是实际到的,我们2007年的时候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1/2,新疆的1/3,陕西的1/4。我们经过五年的努力,发挥我们的优势,到去年底,我们超过了宁夏,从1/2到超过它;2007年的时候是新疆的1/3,我们接近它,差距不到一倍,大概100亿左右;我们紧追陕西,我们去年2752个亿,它大概是3200亿左右,1/4,当时我们是200亿,

  它可能是八九百亿吧。

  记者:美元还是港元?

  刘永富:人民币,说的都是人民币,这个主要还是内资,省外,国内的资金。就是说甘肃也在干事,发展的势头也可以。再一个跟你说,由于类似于像招商引资这样的工作做起来了以后,去年甘肃的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指标的增速,我讲的是速度,不是总量,总量还是很小的,速度进入全国的前十名,这个是很难得的,以前都排在20位以后。这说明甘肃加快发力,有点追赶的意思吧。

  甘肃优势很多。一个地多,当然这个地不毛之地也不少,但是怎么把这个地把它用好,这是一篇文章。你说任何事情,以前你看过《西游记》吧,八百里流沙那个风口,从酒泉到瓜洲,到哈密这一带,但是现在把它发风电,就是变以前应该说至少不说是害,也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它就能创造价值了,产生新能源了。

  再一个甘肃的矿还是比较多的,围绕着矿产资源发展工业。

  另外甘肃它的优势还有工业的技术还比较不错,它这个地方很特殊,它既干旱,它又怕下雨,它缺水。如果你要是一场雨30毫米,它就有点灾害了,50毫米肯定要死人的。30毫米一场雨就有地质灾害,那超过100毫米在有的地方就是大灾,舟曲你们都知道了,岷县这都是在50到100毫米之间的,都造成这样的灾害。它地多,有些地确实目前还不行。它的科技它是老工业基地,十一五时期国家156个项目奠定中国工业基础的时候,16项在甘肃,超过了10%。所以是公认的技术力量还是不错的。

  另外甘肃你们都知道西部地区,它的科技的力量非常雄厚,以兰州大学为首的一批学校,以中科院兰州分院为代表的一批科研院所,甘肃西部地区包括有些中部地区以前就没有工程院的院士,我们那个地方还走了若干个,还有将近20个院士。所以这个科技力量。

  再一个西北人比较老实、比较诚实,虽然有时候工作效率、思想观念可能比沿海地区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这人坦诚、好处、实在,所以有很多的优势。我们加快甘肃的发展就是要围绕着自己的特色、围绕着自己的优势来发挥,我们不能跟着别人屁股后边走,别人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干不过他。

  你比方说甘肃可以在河西走廊生产葡萄酒,这是好产业,对一产、二产、三产,涉及到三个产业都有好处,对生态也有好处,对健康也有好处,喝点葡萄酒,提高人的健康水平,提高人的文化品位,所以也有很多优势,就是我们怎么发挥我们的优势。

  记者:吸引港资今年有个目标吗吸引多少港资?

  刘永富:港资呢现在这个东西你只能靠你的环境,靠你的政策,靠你的产业,靠你的特色来吸引人,你说定目标,我就要吸引多少港资,那是一厢情愿。这几年我们都在搞这方面的活动,我刚才不是讲了吗,招商引资到位的资金应该说是很大的。那么去年我们两会期间就和香港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搞过一次联谊,我们香港也有二十个、十几个港澳的委员都有合作。在香港那边我们比较感兴趣的就是它的第三产业,你比方说宾馆、饭店、餐饮服务,他们做得比较好。再一个就是金融。这个第三产业,餐饮、服务、饭店进去了,已经有了,金融还没有怎么进去。因为甘肃是一个文化旅游资源的大省,中国有12条精品旅游线路,有6条和甘肃有关:丝绸之路是黄金地段;大香格里拉是北端;长城文化,长城的这个线路甘肃是1000公里的保留下来的长城,是我们国家保留下来的长城最多的,秦长城、汉长城和明长城最西端都在甘肃境内;还有黄河文化,它是上游。这就几条线了?四条线了。还有一条就是青藏线,青藏线我们不直接在这个线上,但是很多你要走青藏线,你要是坐飞机的话,你要从成都走,你要坐火车的话,你甘肃绕不过去,兰州绕不过去。所以对香港,包括台湾,我们都搞了直航,有了航班,发展文化旅游。而且香港和台湾是甘肃入境游的主要客源地,去看一看,走一走丝绸之路,喝一喝葡萄米酒,看看莫高窟,拜一拜佛,香港人很爱拜佛的,对这个很崇敬的,所以在这些方面服务,文化旅游的开发服务这方面,香港有很多的优势。

  记者:那金融方面的合作您刚才说……

  刘永富:金融方面的合作香港基本上没有。

  记者:将来会有什么样的优惠政策?

  刘永富:这个我想真正有远见的投资者、战略家他不能仅仅靠优惠政策吧?还是要靠你公平的环境、适合发展的环境,都靠优惠政策我不赞成,说我把地送给你

  了,什么东西的,可以便宜一点,肯定要有一些政策,但是仅仅靠政策来吸引招商引资不是长远之计。现在甘肃的金融,因为金融是服务的,实体经济上去了,金融发展也很快。我跟你说个数,甘肃这两年间接融资银行贷款增长了58%。

  记者:间接融资?

  刘永富:就是银行贷款。余额从4500亿到了7200亿,两年的时间,在全国的增速排在第三,第一是西藏,第二是新疆,有时候还有个青海,后边就是甘肃,因为西藏、青海相对甘肃基数更小一点,那么新疆你们也都知道,他们的政策优势要比甘肃强得多。直接融资我们去年一年超过了十一五期间的融资,我们十一五直接融资只有579个亿,债券呀这些东西,上市呀,去年就580多个亿,一年就超过了前五年。我们2010年只有100个亿的直接融资,2012年350亿,去年580亿,今年800个亿。所以这个金融发展应该说比较快。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刘永富,全国人大代表。现任甘肃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