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正能量 数百的哥凌晨集结捐款救同行

  大公电视讯 你20元,他50元,还有的捐了好几百……从27日凌晨零时30分开始,数百名出租车司机从四面八方涌向省人民医院和陕西人民广播电视台门口,为一名同行捐款。前日(8月26日)深夜,陕西广电中心和陕西省人民医院门前上演了感人的一幕。当从FM999“夜班TAXI”节目中听到一位“的哥”因急病住进重症监护室,急需手术费用的消息后,近千名的哥、乘客、警察、私家车主等爱心人士自发集结为这位的哥捐款。

  “昨天节目刚开始5分钟后,我们便接到一位‘的嫂’的热线。”陕西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孙权说,“电话刚一接进来,她就开始哭,说自己的丈夫是一名‘的哥’,突然得了重病,术治疗需要10万元左右,现在家里有两个孩子和老母亲,没有经济来源给丈夫看病,希望得到帮助。”

  节目播出不到半小时,就有众多出租车在陕西广电中心和陕西省人民医院门口集结。“听到家属哽咽的声音,我们作为同行心里特别难受。”出租车司机何师傅说,他听到后立即拨打热线,在节目中号召广大的哥献出爱心,帮助同行渡过难关。

  热线电话求助引发爱心“的哥”深夜集结捐款

  “我刚打完电话,就有一个司机给我打电话,说要捐钱。”记者今天上午在陕西省人民医院见到了拨打热线求助的“的嫂”杨春萍。她说自己的丈夫叫李国旗,富平人,一个人在西安跑出租,已有7、8年时间,经常开夜班车,平时住在西安北郊的一个城中村里。

  “我丈夫家四个儿子,他是最小的,大哥死了,二哥神志不清,三哥身体不好;我家里还养着两个孩子和60多岁的老母亲,跟谁借钱去啊?”杨春萍说,最近几天在医院她晚上不敢睡觉,就听丈夫跑出租时经常听的广播节目,“我实在没办法了,就打了节目的热线电话。”

  “凌晨一点多,人家(FM999节目组)打电话叫我下楼,看到医院门口停了好多出租车,都是专程来给我们捐钱的。”杨春萍说,丈夫今年40岁,平时身体很好,实在想不通怎么会突然得了这么严重的病。

  三次心跳停止被抢救 医院开病危通知书

  杨春萍说,大概是8月15日晚上,正在跑出租车的丈夫感觉头疼,于是早早收了车,11点就赶回家休息。“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村卫生室看病,大夫也没诊断就说是感冒了,给他开了药,然后开始打吊针。一天打5、6瓶,一直挂了四天也不见好。”

  “第四天的时候,他突然晕倒了。”杨春萍说,清醒后丈夫才终于跟她说了自己生病的事,并决定到大医院去诊断一下,但仍然坚持说,“没事,小毛病。”

  没想到“大医院”直接开出了病危通知书。8月21日,李国旗来到西电集团医院看病,做完B超和心电图检查后,主治医生称心电检查不正常,随后给李国旗开出了病危通知书。“医院说是不签字不给治疗。”杨春萍说。

  当晚,李国旗心跳骤停,经抢救挽回生命。22日凌晨,杨春萍从老家富平赶到西电医院,丈夫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已经死过一回了。”本以为这次抢救过来就没事了,没想到危急时刻再次重演。

  “23日下午他说要解手,我就扶着他去,然后他就开始抽抽了,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那时候就我一个人,我大声喊医生和护士,通过电击抢救过来了,这才没有出事。”杨春萍说,加上在村卫生室那次晕倒,这已经是李国旗第三次被抢救了。

  “这次之后医生跟我说,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能抢救过来。”杨春萍告诉记者,“先开始,医院说是心肌梗塞,后来又说不是,说是心律失常,要花10万元装一个起搏器。”

  10万元心脏起搏器是天文数字 外地的哥加入爱心行动

  后来,李国旗的三哥也赶到西安,建议再去别的医院看一下,于是来到了陕西省人民医院。 “大夫说是心肌严重劳损,需要继续观察,现在他身上每天都带着一个临时的起搏器。”

  李国旗的三哥告诉记者,这几天弟弟的精神状况不错,全靠临时心脏起搏器病情才能维持稳定,“医生说,如果情况好转就不用装起搏器,如果有恶化就得装。”

  装心脏起搏器的10万元,对杨春萍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大女儿今年11岁,上小学五年级,今天是开学报名的日子……”她说,就在她匆匆赶来西安的时候,只有9个月大的二女儿还在哺乳期,被强行断了奶,现在由外婆在照看。

  在西安的这几天,杨春萍和李国旗的三哥为了省钱,每天就在医院走廊里过夜,“有时候睡在推车架子上,有时候就睡在地上。”

  昨晚的爱心一直持续到节目结束,共筹集善款23800元。“直到凌晨三点,还陆续有人到广电中心和省人民医院捐款,甚至还有从临潼、咸阳赶来的司机和爱心人士。”主持人孙权说,目前FM999已暂停接受爱心捐款,等待医院确定治疗方案后,再作决定。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西安新闻网。西安新闻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责任编辑:蓝影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