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体制改革核心在于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2013-02-22 16:31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北京2月22日电(记者郭菲儿)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梁朋近日在接受大公网采访时表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在于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他认为,政府调控很重要,但不能完全取代市场的作用,要实现各种经济平等发展,健全现代市场体系,最关键的是要搞清楚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什么,从而真正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以下为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梁朋接受大公网专访文字实录:

  主持人:有消息说国家发改委近日起草的收入分配改革草案已经接近完成,但我们也知道这套方案可能已经酝酿了很多年,但迟迟没有出台,您认为这个原因是什么?

  梁朋:我觉得可能这个原因比较复杂,但我感觉可能八九年的时间了,收入分配我个人一直认为,政府的调控是很重要,但是它不能完全地取代市场的作用。之所以这么难,实际上不管发改委也好,我们再提高一层就是整个政府来做这个事情,它一个涉及的利益很多,另外真的你要来调节的话,可能你调了这方面发现又引出那方面的问题来。有些问题是政府的范围,它是可能政策可以解决,制度可以解决;有一些问题并不完全在政府可以调控的范围之内,加之它触动的利益调整,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利益,这个利益调整都是比较难的事情。各方面的意见你得征询、征求,然后每个可能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包括我这个部门,我这个行业,国企也好,它有一些考虑,那么从国家的层面也有一些考虑。那么这些说要拿出一个很具体的操作性的方案,我个人觉得是难度很大的。

  所以即使这个草案如果最近要出来,我个人倾向可能还是指导性的,你要具体动,你比方说要动税,或者动财政,这个我们一般没有两三年时间也是很难出台一个新的东西。比方说前段时间我们有些地方搞房地税的试点,一出来,各方面不同的意见都来了,怎么样不同的意见能达成最起码的共识要先经过一些试点,然后再推。所以大家看房产税的时间也很长了,比它更大一点的收入改革的分配方案的出台,我个人觉得它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

  主持人:很有难度。

  梁朋:难度很大的。

  主持人:但即便是有难度,但是收入分配改革草案也是大家都很期待的,您认为怎样能加快这个改革方案的出台?

  梁朋:对分配这一块我个人认为,可能我们应该从长的和短的,有一个长期的考虑和短期应该做什么这样一个考虑。实际上从我们党的一些重要的文献的提法里面,大家可能感觉到这个问题。我记得我们在十七大的时候提出,包括这个收入分配格局讲的是“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分配的比重”,到十七届五中全会我们是叫“努力提高”,换了两个字,但是力度、紧迫性感觉不太一样。到十八大提法又不一样。

  实际上我们讲收入分配离不开大的收入分配的格局,我个人认为从长远来考虑,我们国家要考虑的是大格局怎么定下来,或者从哪个方面走,然后才是一些具体的政策、措施的制订。你比方涉及到大的收入分配的,在中国来看最关键的是大格局:一个是国家或者政府、企业、居民部门,这三个部门之间的分配比例。改革开放以来,为什么大家感觉到收入增长比较慢了,或者是不太满意,它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居民收入部门占整个国民收入的比重是逐步在下降。谁拿得多了呢?实际上我们看是政府财政,国家这一块集中的比较多。那么这一个大的格局要不要变?我们是不是还是这样发展下去,政府集中多一点,居民拿得少一点呢?还是我们慢慢地要把政府的拿少一点,居民部门或者企业的多一点?是走这样一种路的话才有后面的我们讲的相应的政策措施的一些调整。所以说大的思路,大的分配格局这是从国家、企业和居民部门。

  但是从我们党的总的思路,我看从十七大到十七届五中全会到十八大,已经提出让居民部门包括企业他们的收入增长快一点,然后国家这一块少一点。但是到国家这一块少,实际上真正地让它财政收入增速放慢一点或者通过决算等等,国家也有一个逐渐承受的过程。因为政府还是想干很多事的,希望有资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所以这是一个大的方面。

  第二个大的方面我就觉得是在我们的这种收入分配里面,几个要素之间的,怎么分配合适。我们长期以来是劳动报酬偏低的。因为中国是人口密集,劳动力比较众多,加上整体的这种劳动力的素质比较低,所以长期我们的劳动报酬是压得比较低。那么压得比较低了之后实际上大家看,在劳动和资本之间,劳动和其他的要素之间,劳动相对来说就显得不太那么受重视,或者分配的东西就少了。

  主持人:就属于收入的底层部分。

  梁朋:属于比较劣势的,但是中国的收入你做一个数据可以看到,我们绝大居民收入里面80%是劳动所得,就是以工资所得为主,80%是以比较偏低,或者是在分配中不占优势的这种来取得收入,你想特别是低收入人群更多的是靠劳动收入。你看我们去一些地方看农村基本上没有什么财产性收入,然后也没有什么,最近是这种政府转移的支出多了一点,但是还主要是劳动,特别一个是外出打工,一个靠自己耕作的、农村的,那么像他们这种要改善收入状况的话,你劳动报酬长期偏低,它是一个很要命的,很致命的,跟各个国家比我们是偏低的,而且跟自己比,从历史上来看也是下降的。所以怎么扭转劳动报酬偏低这种大的格局,可能也是我们要考虑的。

  也就是把这两个大格局想清楚了,然后我们再做一些具体的政策的设计,制度设计相对就容易一些。因为大的格局、大的思路不清晰的话,光调政策,可能你今天调了,过两天就发现有问题。所以我们说先把大的思路、格局理清,然后我们再辅助一些政策和制度这相对来说还好,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关键字: 经济体制 改革 核心
责任编辑: 叮咚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