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徐祥临

2013-02-28 08:58  来源:大公网

  主持人:事实上其实中国各地已经出现了一些比较有趣的现象,像1月6日有这样一条新闻,我们注意到在江西南昌安义县有一个种粮大户叫凌继河,他向农民发放了140万元的年终奖,这个新闻轰动一时。这个凌继河他承包了1.5万亩的稻田,聘请了100多个农民帮他管理,每个农民每月都能领到2500元的工资, 到年底还有年终奖,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到这样一些比较新的变化?

  徐祥临:我作为研究三农的学者当然肯定得关注这样一个重大的新闻了,因为中央媒体、地方媒体方方面面,包括海外媒体都关注这个问题,当然我也要关心这个。其实这个它就符合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所讲的发展大户,凌继河他就属于种粮大户,是江西的种粮大户,在全国都是很有名了,农业部也都把他列入名单了。应该说他是一个符合中央一号文件的一种创新,因为凌继河原来他是搞三产的,搞流通的,他一个老板回家又来种地了,所以这个应该说他是属于有经营头脑的壮年劳动力回到农业中是很好的。

  但是我的看法,昨天晚上我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黑龙江克山县的仁发农业机械合作社。

  主持人:这就是合作社了,不是农业大户。

  徐祥临:它是合作社,它也是到年终之后,它主要是种玉米,还包括种土豆,大田作物,把这个盈利分给农民,农民也是抱了一大抱钱,高高兴兴地分红。它这个应该说是两种不同的形式,其实我个人我作为研究三农问题的学者,我认为恐怕还是像克山县仁发合作社,像这样一种形式,从总体上来看,可能对于今后发展现代农业可能会更好一些,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凌继河的这个案例报道之后,我虽然没到当地去,但是我详细地搜集了他的资料,我发现他这个经营风险可能还是比较大的。你比如说他是大概今年,就是2013年他大概要花460元一亩来流转土地,所以首先他有这个成本,460元。然后又要给农民付工资、化肥、种子、农药、机械等等这些生产资料,我大概根据我的经验给他算大概得到750元到800元,才能把生产搞下来,一亩地要投入这么多。

  黑龙江克山县这个仁发农机合作社就不是,它是合作社的,农民你把土地加入到我合作社中来,由我合作社统一经营,我是不给你土地流转费的。当然他也要承诺要给农民不低于一年350元钱,最少我这个合作社能够给你350元钱。但是它不是先给农民。所以它这个合作社流转土地不是说一亩地我就欠你350块钱或者400块钱,而凌继河一流转土地他就要欠人家农民460元钱。这个关系……

  主持人:经营机制上不一样。

  徐祥临:经营机制上是不一样的。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凌继河无论是赚还是赔都是他自己的,农民合作社它赚也好,赔也好是咱大家的,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还有一个方面很重要的,就是这个合作社办起来,从资金角度来讲,它有固定资产,这个固定资产的60%是政府投入的,或者是国家投入的,40%是农民投入的。但是它这个资金产生的效益,国家那个60%的资金,跟农民投入的40%的资金一样产生的效益,国家投入的60%的资金跟农民投入的40%的资金一样产生效益。那么国家投入的资金产生的效益农民可以按户平均来获得。

  而凌继河他也得到了国家的资金支持,我看了他的报道,你比如他搞农田水利建设,70%的资金都是政府投入的,他自己只有投入30%,但是它产生的效益,如果是赚钱了的话,都归他自己了,跟其他别的农民是没有关系的,所以这里边它的分配机制是不一样的。

  所以在这两种机制下,农民应该说会更关心合作社。因为凌继河这种形式农民跟他是打工的关系,如果说赚了是他的,赔了也是他的,所以我认为从经营风险的角度来看,恐怕是凌继河的这个风险更大一些,老实说我还是替他捏把汗的。

关键字: 专访 党校 徐祥临
责任编辑: 叮咚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