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徐祥临

2013-02-28 08:58  来源:大公网

  主持人:其实我想跟徐老师分享一个比较尖锐的观点,因为这一段时期,其实我们大家一直非常热衷于讨论的一个新名词叫“收入倍增计划”,这是十八大以来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但是我们接触过的一些学者就提出来这样一个问题,假如说我的年均收入是5万元每年,然后徐老师的年均收入是10万元每年,到2020年的时候我们收入倍增了,我是10万元每年的收入,徐老师是20万元每年的收入,你会发现这个过程当中虽然我们的收入都增加了,但是我们的差距好象也拉大了。

  徐祥临:对,绝对差距拉大了。

  主持人:所以学者就担心说我们这样一个收入倍增计划可以如实的反映贫富差距的变化吗?是不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对贫富差距这个问题引起足够的重视呀?

  徐祥临:应该说学者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或者说刚才你讲的,咱们俩打个比方,咱们俩这个例子,是这样的。如果按照这样的一个说法,确实看绝对水平是都提高了,但是看相对差距一点儿没有缩小,甚至从绝对数来讲还是拉大了。所以这个问题我的看法就是说我们现在我们在理论上,首先是理论家,特别是经济学家,然后再到党政官员,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很明确的认识?就是说我们到现在这个阶段,贫富差距是应该缩小呢?还是应该保持不变呢?甚至继续拉大呢?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看法。

  我的看法就是我们现在应该是坚定不移地认识到我们现阶段贫富差距应该缩小,因为不缩小的话,它不仅仅是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要求不相吻合,就是从市场经济的本质,它这个要求也不相吻合。因为我们是搞市场经济,这些年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快,首先体制上的原因就是搞市场经济,那么市场经济从理论上这个鼻祖大家公认是亚当斯密,其实人家亚当斯密老先生在200多年前就认为搞市场经济是共同富裕,这个大家看《国富论》第一章,人家就讲的非常清楚。当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这个过程当中,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这个问题解决的不是很好,但是二战以后这个问题还是解决还是比较好的。

  那么我们现在不要认为我们搞了市场经济好像贫富差距就得拉大,或者在这个阶段上我们贫富差距就得拉大,因为这个看法既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原理,也不符合发达国家,特别是我们周边日本、韩国和台湾省它的发展的一个经验。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理论上要坚定不移地有一个信念,就是要缩小贫富差距,不论搞市场经济,还是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都要求这样,这都是制度上的本质要求。同时我们现在也有这种能力。为什么说有这种能力呢?你看我们现在还有多少过剩的商品,还有多少过剩的生产能力,还有我们现在的资源的潜力没有挖掘出来?如果说我们把这些过剩的商品和过剩的生产能力都让穷人能够得到,这个并不影响富人,那么我们的贫富差距不就能缩小了吗?咱们讨论了半天农业问题,农业的增长潜力是很大的,农业的增长潜力都给它挖掘出来,首先现在农民吃饱肚子都没有问题了,吃饱饭,吃粮食是没什么问题了。关键是吃鱼肉蛋奶,鱼肉蛋奶它是粮食还来的,农产品换来的,我们把农业生产潜力挖掘出来之后,我们就可以生产出更多的鱼肉蛋奶,农民也可以像我们城里人一样,想吃鱼就吃鱼,想吃肉就吃肉,我们完全有这种能力。农民把这个生产潜力挖掘出来了之后,应该要收入,他有收入之后,他可以来买自己生产的东西,而且买你城市生产的衣服、手机、家电等等的,装修、交通、通讯都可以买,这样城乡不就协调发展了吗?社会不就和谐了吗?

  所以现在我们关键是观念是怎样的,我们能不能解决穷人的问题?我们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政策措施,关键是这么一个问题。

  主持人:非常感谢徐老师,徐老师今天跟我们分享了很多非常独到而犀利的见解,我们也希望给关注我们节目的网友去提个醒,中国的改革开放行进了30年,我们目前又走在了城镇化的道路上,但是千万不要忽视中国的农民,中国的农村问题,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那非常感谢徐老师今天能光临我们的演播间,也希望在合适的时候您再次来跟我们进行交流。谢谢您。

  徐祥临:谢谢,谢谢广大网友。

  主持人:各位网友,这里是大公网全新的原创节目《远见》,前瞻政经动向,把脉中国未来,我是节目主持人刘彦昆,欢迎您继续关注,再见。

  

关键字: 专访 党校 徐祥临
责任编辑: 叮咚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