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祥临:城镇化最大挑战是农民工“市民化”

2013-03-01 10:01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北京3月1日电(记者郭菲儿)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徐祥临近日在接受大公网专访时表示,城镇化的本质是人的城镇化,现实的城镇化却伴生了大批农民“季候性”迁徙城市打工以及“回流”的现象。他认为,“要用新的角度去看待城镇化,不是说仅仅把人带到城市里。”

  以下为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徐祥接受大公网专访文字实录:

  徐祥临:你比如说咱们说现在农民到城里生活有一个心理的适应问题,其实这个心理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讲,存在决定意识,心理是一个意识问题,如果他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了,那么他的意识其实是很容易变的。

  比如说我到黑龙江区调研的时候,刚才我讲的那个克山县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我没去过,但是它旁边的县我去过。我到赵忠县,有一个吴利民,它也是农机合作社,它那个农民是跟美国的那种大型农业机械是一样的,他们那个农民去搞耕作的时候是坐在驾驶室里,穿着雪白的衬衫、戴着手套,非常潇洒,职业农民。所以他从驾驶室里出来之后就坐上轿车回家了,人家不像农民蓬头垢面,不是那样一种形象。你说这样的农民他能不讲卫生吗?他能不注意个人形象吗?所以你说这个意识问题,首先讲卫生是农民很突出的,好象不讲卫生,这是一个传统的农耕文明造成的落后的状况。所以像这种意识的改变,只要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变了,自然的意识就会变过来。即使是有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很快有个三年五年也就会改变过来了。

  主持人:那么近年来其实很多地方也围绕着城镇化这个问题进行了非常有益的探索,比如说四川、重庆,这样一些地区,我们也关注到这些地区的改革其实战略的核心有一致的指向性,就是试图打破农村土地和人口制度的束缚,促进生产型要素的流动,有这样一个特点。

  比如说我们以成都作为一个案例,因为成都也是我们统筹城乡工作的典范。2010年成都开始进行了一个全域自由迁徙的户籍制度改革,通过对农村土地确权,明晰了农民的财产权,农民产权交易制度又让农民的财产有了流动、转让的权力,这样截止到2012年10月底,成都一共向农户颁发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有110多万本,集体土地使用证111万余本,房屋产权证118万余本。这样一个变化,可以说我觉得近年来成都在户籍制度改革方面是做了非常大胆也是有益的一番尝试。

  但是现在还有研究表明,户口本上仍然有67项城乡居民不同等的待遇,而且几乎所有的待遇都是与财政挂钩,也是被认为户籍改革的难题。成都在进行城乡统筹改革实验当中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因为城乡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耗资是非常巨大的,这样的一些背景资料,其实我们现在在提到城镇化,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又成为非常要紧的一个问题,在这方面徐老师有没有比较好的建议,您的看法是什么?

  徐祥临:应该说成都和重庆,它成为全国统筹城乡发展的这样一个试点,它这个是在党的十六大之后,十六大报告中提出要统筹城乡发展,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或者在中央的战略精神指导下搞起来的,我的看法就是他们做的这个探索应该说对于全国破除城乡二元结构是非常有意义的。刚才你谈到土地确权等等的,然后土地流转,还有就业,还有各种社会保障,农村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他们都有很多的具体的探索,当然其他别的地方也都做了这方面的探索。

  那么现在刚才您提到,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目标指向就是要城乡公共服务要均等化,这个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它们就面临了一个财政压力问题了,可能特别是像重庆这个地方,成都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它还稍微好一些,因为它人比较少,但是像重庆属于大城市带大农村,或者说它农村的比例比较大,所以可能压力就会更大一些。

  所以这个问题不光是这两个地方碰到的,是全国在统筹城乡发展过程中普遍碰到的,特别是中西部,这个问题都是很大的。那么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就是这种城乡二元结构,特别是户籍制度造成的城乡发展差距问题,它是一个全局性问题,所以这个问题的解决,如果说没有一个全国比较大的这样一个政策体制上的一个变化的话,如果单纯靠一个地方来搞的话,那么确实是压力比较大的。你比如说像搞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首先从软件来说,教育、卫生、社会保障、文化事业,硬件是交通、通讯、能源、水,那么这些方面,都是需要大量投入的。那么再像成都,特别是像重庆,还有广大中西部地区,他们地方的人均财力都比较弱,要想让他们单独来解决这个问题,自然压力比较大。

  所以这个是需要从全局上有一个大的政策调整,就是说当年我们设立这个户口制度,这个户口制度它的设计是1958年,实施是1959年,那个时候它就是搞了城乡差别化发展这样一个政策,为了不让农民到城镇去就业,就是用户口制度把城乡给割裂开来了,然后从那开始逐渐地刚才你讲的,60多项,逐渐地城乡居民权力不平等,不断地往上附加,才附加到这么多,最开始就是就业问题,后来就附加的越来越多了,包括当兵、升学都有差别。

  所以这个问题的解决它是需要我们国家有一个大的政策调整,就是要彻底改变城乡差别化发展这样一个发展战略,事实上这个问题刚才我讲了从十六大开始,中央在大的方针政策上已经明确了,但是它并没有完全落实到实际工作中去,因为这几年十六大之后,有了很大的改变,比如教育问题、医疗问题、交通问题,应该说有很大的改观,但是这个力度还不够。虽然说的明白点,不太严密,但是说的大概是那个意思,就是中央各级政府拿的钱还少。

责任编辑: 叮咚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