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凤岐:城镇化改革,人是根本

2013-03-27 14:54:35  来源:大公网

\

  内蒙古乌海市市长侯凤岐接受大公网记者专访

       大公网讯   2013年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乌海市市长侯凤岐来到大公网做客,在此期间,侯市长谈的最多的就是改革这个话题。在现在农村城镇化改革方面,要从住房到工作,从教育到养老,从社保到政府,全面推行惠民政策,来保证农村改革。

  主持人:那今年侯市长参加两会带来的议案是否跟这方面的有关呢?

  侯凤岐:我带来的议案、建议主要是两块:第一块就是说发展到现在,乌海已经是城市化率达到了95%,因为工业化和城镇化是现代化的两个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在传统的现代化的概念中,那么我们乌海从1958年,随着煤矿、随着石灰石资源的开发,随着包兰铁路的修通,包干的建设,然后有了两大矿务局,1976年城市成立了地级乌海市。我们整个做这几十年的工作,实际都是在做一个工业化的过程,做一个城镇化的过程。因为种种的历史因素,所以它一开始就是一个城市,是一种新兴的资源型的工业城市,所以农牧业人口相对地比较少。到了2004年的时候,我们这个城市的人口,农民这一块全市大致是6万人户籍,所以当时市委市政府做出一个英明的战略性的选择,就是对全市的农民也事先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率先地改为叫城市居民,农业居民这个概念,就是改成了城市的户口。但是实际上改户口这是万里长城走出了第一步,或者叫一个敲门砖,就进了门了。真正的要是一个城市化,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而且它是破解城乡二元结构,也是缩小城乡差距,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一个关键,但是它只是走了第一步,更主要的它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你比如要涉及到城市的规划和农村的规划,涉及到基础设施,涉及到各种资源和要素整体的一体化。比如老百姓的养老,如果一个农民在农村,它的最后一道安全保障线就是土地,所以中国的土地制度现在坚持30年不变,或者更长时间不变,确保它的这个所有权,农民所有、集体所有这一块。那么他进了城以后,他最后的一道保障线就是社保,或者是低保,或者是就业,或者是教育,或者是医疗,包括住房,是一系列的问题。一个人你比如女的是从18岁到55岁,这个过程主要是就业问题,男的18岁到60岁,主要的也是一个就业问题,那么我们把就业放在优先的、积极的这种战略,然后首先解决老百姓的就业问题,在城市里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比较体面的、比较好的收入,这样才像市民,才比较中意。

  第二块就是要解决住房问题,所以我们就通过政府补贴,包括政府在整体拆迁过程,拆一平米农民的房子,按当地的价格算,就是土木结构的300多块钱,砖混结构的500多块钱。但是我们给城里同样一平米房子,拆一平米的副房给0.4、0.6的主房,这样使农民在城里有了住的地方,有了居住的场所。但是一个农民他要居住到城里,我算过一笔帐,大致水费、电费、物业费,也就是卫生费,再加上天然气,做饭,然后取暖,有线电视,这六项,住一个65平米的房子大致在我们现在的物价水平条件下需要3600到4500块钱。所以农民要居住这种现代化的居住环境,必须要有现代的收入来保证,所以他要有稳定的一个工作,一个差不多的一个工资水平,这样才能在城市里能住得起这个楼房,不仅要买得起楼房,而且要住得起楼房,住得起楼房比买得起楼房实际是更难的。

  再一个农民进城以后,他要有一个低保,包括失业保险,包括工伤保险这些意外的情况下要有一种保障,有一种安全、可靠。再一个低保这一块,我们现在确实农民也是享受了城市居民的这种低保。这样通过这种低保,通过社保,社保这一块我们现在全部是加入的,因为城乡一体化了,全部加入的是城镇职工的社保,通过干部捐款,通过财政补贴,通过农民自己承担一块,多方面、多渠道,使农民现有的18到55岁,18到60岁的加入社保体系更多的人。那么60岁以上的老人,也能够加入城镇职工社保,这样他才能在城里去解决自己的养老问题。

  那么中小学我们现在幼儿园这一块主要是政府办,公办,它是一种公益性的,政府不只要主导,而且政府要搭主体,政府要加大投入力度,这个我们比国家政策早个三两年,所以我们现在有四十多所公办的幼儿园,小孩0到3岁。那么小孩6岁、7岁上了小学以后,一直到高中了,我们乌海市也是内蒙古现在全自治区,不仅是九年义务教育全免费,而且是高中也免费了,对少数民族学生还有一些住的,住宿和交通的补贴,就是更优惠一些。那么比如农民的小孩如果要是上我们当地的职业学院也是免费的,这样使他在3岁到6岁,或者6岁、7岁到18岁的过程受到一个很好的教育。

  但是医保这一块实际上也是离不开的,无论是男女还是老幼,还是什么民族,什么种族,这是一生离不开的。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把这个新农合整合到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体系中去,农民交的是新农合的钱,但是享受的是城镇居民的待遇。我们全市综合下来,现在医保普及的面达到了98%左右,我们职工这一块,把门诊,包括城镇居民这一块,现在一般地方就是住院报销,我们门诊也统筹,也报销,这样扩大了范围,把门诊也统筹进来。

  再一个就是封顶线,职工这一块是28万,城镇居民这一块是9万,这样就是大致职工这一块能报到80%到85%左右,城市居民这一块能报到70%、75%左右。

  然后再一个就是尊重农民的看病选择更好质量、更好的医院,所以尊重农民的选择权,除了本地医院,比如我们呼和浩特,内蒙的大的医院和我们都有约定,也同样享受报销比例。而且最后毕竟有一些特殊的天灾人祸,那么对这些特殊的病号我们每年拿3000万,有一个大病救助基金,对特殊困难的人群,封顶线以后他承担20%或者15%,他承担不了的这一块,由政府来买单,有一个大病救助。

  国家国家今年不是要启动医疗保险吗?那么我们也又加了一道安全线,这样就是城镇居民和城镇职工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那么大病救助这是一个救助的措施,再加一个保险,这样三道防线就确保别因病致贫,因病导致他家里贫困的发生。

  所以农民的这种城市化的过程是一个系统的工程。

  主持人:不仅仅是把农民上楼或者把户口改了就完成了城镇化了,而且是有很多的相关工作的。

  侯凤岐:就业的方面,有楼房住的问题,有房住的问题,而且住得起房的问题,教育的问题、医保的问题、社保的问题,上幼儿园的问题,包括农民进城了,他不仅是生产条件的改善,生产方式的改变,而且也是生活方式的一个改变,也是一种农民的心理和情绪,农民的文化和心态的一个改变,是一个愉快的过程,也是一个痛苦和艰难的过程,不是那么简单的。

  所以需要我们社会管理方面要创新,要改革,需要我们党组织要发挥作用,需要我们加强这种社会建设,或者人们的文化和精神领域的建设,就是精神文明这一块。不然他要从一个农民变为市民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是一项系统工程。

  所以中央讲,十八大报告讲,说城镇化的核心实际上人是根本,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对的,它是一个很系统的工程。

关键字: 侯凤岐 改革
责任编辑: 潘亚琼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