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是中国所有邻国中,拥有边境线最长的国家,对中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伴随着民主改革后,蒙古的民族意识开始迅速觉醒,极端民族主义组织兴起,鼓吹“中国威胁论”,特别是不久前有中国游客在蒙古受辱。中蒙关系未来走向会是什么样?大公网评论员木春山近日对话蒙古国驻华公使衔参赞巴特棋棋格,共同讨论极端主义对中蒙关系的影响。

蒙古“第三邻国”战略 追求自身独立

木春山: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公网《春山谈话》节目,我是木春山。上个月我们注意到了一件事情,中国的一位游客在蒙古遇到了极端主义者的袭击,这件事引起了中国网友的极大关注。我们当然非常关注,这件事情是否是个案?它是否会引起中国和蒙古关系的一些变化呢?今天我们就邀请到了蒙古驻华使馆的公使巴特琪琪格女士,我们一起交流这个话题,谈一谈中国和蒙古之间的外交关系的问题。欢迎巴特琪琪格女士!

巴特琪琪格:谢谢大公网的朋友!各位网友大家好!我很荣幸参加今天的访谈,及跟网友们交流,谢谢大公网给我这么好的机会。

木春山:我们也非常感谢您在百忙当中抽出时间参加我们这个节目!我知道您的中文非常好。其实在两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想邀请您到大公网做客。你的中文是在蒙古学的?还是在中国学的?

巴特琪琪格:我是最早在蒙古国内学的,蒙古国内大学的国际关系学院的中文系毕业后,在北京对外经贸大学也学了一年,但是我还是觉得汉语讲的还差点。

木春山:在很多国外交官里面,特别是高层外交官里面,您的中文应该是非常好的。

巴特琪琪格:谢谢!

木春山:其实很多中国人对蒙古一直非常好奇,因为觉得蒙古是一个只有两个邻国的国家,南边是我们中国,北边是俄罗斯。但是我们也知道,包括一些网友也认识到,蒙古其实正在寻找第三个邻国。有人说这第三个邻国可能是日本,也可能是美国,那您作为蒙古官方,您能给我们一个答案吗?

巴特琪琪格:是这样的,我们只有两个邻国,而且我们两个邻国是大国,两个都是大国,在世界和地区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很重视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而且我们蒙古国家的外交构架里有很明确的规定,确定同中国和俄罗斯发展友好合作关系,这是我们外交的首要方针,所以我们一贯致力于同两个邻国发展全面的互利合作的友好关系,而且我们这个政策奉行的很成功,我们跟两个邻国已经建立好了战略伙伴关系,而且在各个领域的合作进行的很顺利,给我国的经济生活发展发挥着很重要的贡献。跟两个邻国发展友好关系的同时,我们也致力于跟世界的其他国家发展友好关系和互利合作,我们把这个政策大概的说,第三个邻国的政策。但是,我们这个政策不针对某一个国家,刚才你说的日本和美国,我们说的是除了中国和俄罗斯之外的所有国家。

木春山:全是第三邻国,只要关系好,只要跟你们搞邻国关系?

巴特琪琪格:对。

木春山:有一个问题稍微敏感一点,您觉得蒙古地理上来讲只有两大邻国,但您觉得是否蒙古的外交是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走平衡吗?

蒙古外交政策寻求“三支点平衡”

巴特琪琪格:我们外交政策构架也说我们主张跟俄罗斯和中国之间保持总体的平衡,但是我们不追求绝对的平衡,所以我们认为在发展过程中,我们还是能够保持一个总体的平衡。

木春山:刚才您也提到了,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国家只要对蒙古好,只要跟蒙古发展友好关系,都可以作为第三邻国。我们注意到其中也有一些组织,比如说北约。你知道很多网友会觉得蒙古如果和北约走得很近,肯定会对中国带来很多影响,特别是俄罗斯肯定也会觉得很敏感,因为俄罗斯西部一直觉得北约是他们的一个威胁。那蒙古和北约的关系现在是一个什么关系?您觉得它会不会影响到蒙古和中国、蒙古和俄罗斯的关系?

巴特琪琪格:我们跟第三邻国,尤其是跟欧盟,或者是北约的关系,最近几年来发展的也不错,很顺利。但是我们都知道,而且我们的高层领导人会见中国领导人、会见俄罗斯领导人的时候,很明确表示,我们同北约,或者是欧盟,或者是某一个国际组织的关系不会影响到我们两个邻国的利益,不会影响到而且不会给他们带来损失。

木春山:蒙古的外交确实非常活跃,也是我一直关注的话题,我知道特别是东北亚安全局势的问题上,我和您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个论坛上。

巴特琪琪格:对!

木春山:所以我当时觉得,蒙古也来这个论坛,说明蒙古很有突破的意识,很希望在东北亚的安全当中扮演一个角色。我知道您想扮演这个角色,其中有一个重要的机制就是《乌兰巴托倡议》。这个《乌兰巴托倡议》可能更多的是为了解决东北亚整体安全,包括朝核问题。那么有关这个倡议,您可以稍微谈一下吗?它和中国主导的六方会谈机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乌兰巴托倡议主要关注东北亚安全

巴特琪琪格:我们提出的这个倡议,跟六方会谈有所不同,我们不仅限于六个国家。我们欢迎,首先是欢迎六个东北亚国家,但是我们也欢迎其他国家参与。而且参与的方式也灵活,我们主要目的是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我们邀请六个国家,但是国家也可以单独两方或者是三方也可以。

木春山:会谈。

巴特琪琪格:都可以会谈,这个机制的范围内,不一定是六个国家都要一起来谈,可以有六个国家都要参加,有时候集中的两个、三个、四个。

木春山:就是形式上可能自由一点。

巴特琪琪格:对,形式上自由,而且讨论的议题方面更灵活一些。因为六方会谈主要是想解决朝核问题,但是我们这个机制不仅仅是一个朝核问题,而是影响我们东北地区的所有安全,其中包括安全。

木春山:就是反恐威胁?

巴特琪琪格:或者是防暴,这个都可以谈,大家想讨论什么问题,就讨论什么问题,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们提出的机制是“一轨半”的会议,换句话说就是官方可以参加,学者也可以,民间的机构也可以参与。

木春山:最近中国的六方会谈机制可能遇到了一些问题——很长时间,五六年还没有恢复——您觉得《乌兰巴托倡议》的执行情况怎么样?

巴特琪琪格:我们当然也希望六方会谈重新启动,而且早日举行会议,讨论朝核问题。与此同时,我们跟东北亚所有的国家在推进《乌兰巴托机制》方面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沟通,而且去年6月份我们在乌兰巴托举行了这个机制的第一个国际学术会议。这个国际学术会议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的东北亚国家都参加了,美国、德国等西方的国家也派代表出席。我们上次主要的成果之一是参与方都同意,形成对话机制化,定于每年的6月份在乌兰巴托举行。

蒙古极端组织辱华事件纯属“个案”

木春山:上个月的时候,一个中国游客在蒙古旅游的时候,受到了一些极端组织的骚扰,或者说侮辱。你知道,这个事情在中国国内引起了很大反应。对这个事情,蒙古官方是什么样的态度和意见?

巴特琪琪格:希望中国的网友们,中国的公众对这个事情有所了解,而且我们也希望听到我方的官员,包括我们的总统,还有乌兰巴托的市长对此也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乌兰巴托市长为这个事情道歉,对这种事情的发生感到遗憾。但是我想说的是个别的。

木春山:个案?

巴特琪琪格:个案,不是经常发生的,我们挺少听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乌兰巴托,我们对此感到遗憾,我们希望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而且从政府的角度来讲,我们将会采取一系列措施,保障各种不愉快的事情不再发生。不仅是针对中国人,而且是针对外国人的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不应该发生在蒙古。我想说的是很少一部分人的行为,不代表蒙古人民,而且不是主流。

木春山:其实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也查了一些网上的资料。我发现蒙古确实是有一些比较极端的组织,有的NGO确实是很极端,甚至有的媒体来报到他们是一种新纳粹。正好您和我们做面对面的交流,坦诚的交流,想向您请教,这些组织在蒙古是否它有市场,它是否是一个合法的组织?

巴特琪琪格:其实很多外国人关注这个事情。

木春山:对,担心安全局势。

巴特琪琪格:因为安全的问题,但是,很多外国人每年都到蒙古旅游,他们就很少,几乎没有遇到困难。确实今年发生的是一个很少发生的,不常发生的事情,却遗憾的发生了。但是,这种行为很少,很多外国人到蒙古觉得很自由、很安心,没有大的问题。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中国朋友们,中国游客到蒙古旅游,自己去看一看,感觉一下。

木春山:今天非常感谢巴特琪琪格女士来做客大公网,欢迎您下次有机会再到大公网来做客,我们一块儿聊一聊中蒙俄通道建成之后的一些成果。同样感谢大公网的网友收看今天的《春山谈话》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巴特琪琪格:谢谢。再见!

与老外畅聊“轻政治”

告诉你不一样的世界

  • 嘉宾

    巴特棋棋格

    蒙古国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 主持人

    木春山

    大公网评论员,国际政经观察人士,专栏作者。

  • 出品人:林学飞

  • 总监制:韩红超

  • 总策划 : 木春山

  • 监制 : 陈国栋

  • 编导 : 王田田

  • 主持 : 木春山

  • 摄像 : 冯昊

  • 后期 : 冯昊

  • 摄影 : 张文杰

  • 配音 : 周楠

  • 文字 : 许楠

  • 编辑 : 常晓宇 严雪

扫描微信,与木春山交流
邮箱:muchunshan@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