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访谈 > 视频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云南村民挂开国元勋像反征地:要命可以要地不行

晋宁县委书记蔡德生对村民讲话:“关于广济的土地,到底是征还是不征?我说,广济的老百姓说不征,就不征了。”村民中爆发出一片叫好声。目前调查还在进行中,村民仍不放心。截至记者3月17日采访时,广济村村民在5个“执勤点”过夜近一年零两个月,包括两个除夕夜,共计410天。

视频资料:河南老汉造红衣大炮抗拆

  \

资料图

  晋宁县委书记蔡德生对村民讲话:“关于广济的土地,到底是征还是不征?我说,广济的老百姓说不征,就不征了。”村民中爆发出一片叫好声。目前调查还在进行中,村民仍不放心。截至记者3月17日采访时,广济村村民在5个“执勤点”过夜近一年零两个月,包括两个除夕夜,共计410天。

  现在,很容易找到广济村。

  走进云南昆明市晋宁县晋城镇,时值春种时节,一路走去,这片在昆明相对平坦的农田裸露着。有的路边建起了简易工棚,有的农田里堆放着钢筋等建材,有的临时种上了树。

  当空地结束,一片白色塑料大棚映入眼帘,这,就是广济村的地界了。

  【“叉叉队”的“维权”】

  进入广济村的牛广路路口,插着红旗,挂着一些开国元勋的画像。拐进牛广路,会一眼看到一个红布条幅,上书“反腐保地执勤点”,挂在一个简易房上。红条幅下开着一尺见方的窗口,透过窗口看进去,10多名男女村民聚在里面打牌、看电视、聊天。这是广济村5个保地执勤点之一。

  晋城镇位于昆明滇池南岸。2012年12月26日,晋城镇政府出了一张公告,宣布“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在晋城镇拟征地14933余亩,涉及广济村、三合村、富有村等12村。

  征地公告引起了村民的激烈反对,广济村更是掀起一股学法热。

  村民学法得知,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广济村村民称,多次到市、县国土资源部门和县、镇党委政府,询问有无国务院批文,没有一个地方出示。

  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对记者表示,为晋城镇征地的事,他2013年5月6日准备带村民代表去省国土资源厅询问,不料,当天4个村的9名代表在路上被晋宁县公安局带走。杨维骏自己去了省国土资源厅,见到了副厅长杜筑华,杜回答,征地项目还在规划期间,还未报批。

  警方指被带走的村民涉嫌聚众斗殴。对此,村民说,“我们有正事要办,怎么会聚众斗殴嘛。”

  2013年2月1日,村民特别强调,“中央一号文件,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发布的第二天”—晋城镇镇长杨迎春带人丈量广济村集体土地,被村民发现并阻拦。

  当天,广济村民自发成立了巡逻队。晚上,20多名村民在村口的一片空地上露天值守。连续一个多月后,村民商量,这个事情可能会持续较长时间,于是,在村里不同的地方,搭起5个简易大棚。

  比起牛广路口的“执勤点”,其他几个点,条件更为简陋,大多用蔬菜大棚用的塑料搭起,里面设有大通铺,由木板简单搭起。村民说,睡久了,脊椎酸痛。

  一到晚上,执勤点就热闹起来。3月17日晚上11点多,记者走访5个执勤点,里面都挤满了村民,有人已经在大通铺上睡下,大多数人还在打牌、看电视。牛广路口的“执勤点”甚至还有一处是女村民通铺,两三个七八岁的孩子也跟着大人睡在那里。村民代表王春云介绍,每个点上都有人通宵值夜。

  村民指给记者看“执勤点”角落里的叉子,“我们严格依法维权,治安管理条例里禁止的东西,我们不用,所以他们拿广济村头疼”。另一名村民笑称,“外面人叫我们‘叉叉队’。”

  记者采访时,周围其他村已经相继征地结束,有的村甚至已经整体拆迁,村民住进过渡板房。周围一片空荡的土地上,只有广济村周围环绕着蔬菜大棚。

  【“要命可以,要地不行”】

  广济村遍布新房,一般都在三层以上,高的多达五层。村民表示,对自己的土地,有信心保护,所以去年一年,村民没有停止建新房。

  广济村有村民800户左右、2100多人,其中18岁以上村民约1700人。据村民代表介绍,除部分村干部、无地村民外,共1419名村民签名表示反对征地,占18岁以上村民的83%。

  拒绝征地的村民,对自己的土地,表示出坚定的保护态度。

  45岁的村民陈树荣拿开水烟筒,拧着脖子表示:“要我的命倒可以,要地不可以。”

  29岁的村民代表普永芳甚至说,“老婆可以不要,土地我要用头来保。”他对记者解释,不是自己不爱老婆,不爱家,而是土地关系到子孙更长远的利益,只要土地在,子子孙孙都有盼头。

  据村民介绍,广济村以前主要种粮食作物,收入微薄。2006年左右发展起大棚蔬菜,近3年多来,随着种植技术的成熟、销路的打开,广济村蔬菜销往周边一些省市和东南亚一些国家。

  据村民介绍,广济村大棚蔬菜一亩地一年最少能保证3万元的纯收益,多时高达8万元,单凭这项收入,足以支撑村民相对富足的生活。

  3月17日,记者到广济村时,村民陈树荣家前一天刚办完孙子的满月酒。陈树荣介绍,他家有4亩半地,去年儿子结婚,新房加结婚费用,花了70多万,借债20多万,今年还完债,还富余20多万。

  晚上10点,陈树荣家往5个“执勤”点分别送去卤鸭。王春云解释,不论谁家办红白喜事,富余的一些肉、菜,都会给5个“执勤点”送去。

  广济村地界边上,就是三合村村民的过渡板房。三合村不少村民已经外出打工,多为保安、清洁工等工作,留在村里的村民有些在织菜地里用的网,有些会到富有村附近的待工市场等零工,60~100元一天。广济村民担忧,如果他们村也被征地,他们也只有四处打零工,而到时周围的零工将更少。

  【“政府动(他们)就动”】

  在反对征地的过程中,广济村形成约11名核心村民代表。

  遇到与政府方面的交涉,村民即有专人录像。王春云说,他们用借来的专业设备,拍摄的高清视频,容量已高达1000G。

  村民代表行事谨慎,证据材料分放在不同人手中;一些关键资料,更是藏在村子以外的地方;一些关键信息,只有核心的两三人知道。

  村民代表向记者出示了他们之前得到的一份手写体会议记录,记录显示,一名与会人在发言中说,“广济村的这部分人,政府动(他们)就动,政府要强处(他们)就敢下战书。”

  村民称,这一点,在广济村围绕征地问题的几个标志性事件上,都有体现。

  第一件是2013年5月7日的罢免村委会事件。

  前述晋城镇4个村的9名村民代表,在去汇合杨维骏的路上,被警方带走。当天,广济村民代表普永芳就在其中。

  普永芳于第二天凌晨4点半被最后一个送回村,他连夜汇合其他几名代表开会,提出罢免不为村民做主的村委会班子,获得其他代表响应。其中一名村民代表刘春安,曾帮当时的村支书兼主任戚树高拉过选票,而现在,他也坚决地加入罢免村委会的队伍。

  天亮后,村民大会召开,1338名村民签字申请罢免现任村委会班子,占有选举权村民总数的78%以上。村民敲锣打鼓把会议结果贴到墙上。

  根据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本村五分之一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或者三分之一以上的村民代表联名,可以提出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的要求。”

  村民称,罢免村主任的申请,递交到县委县政府、晋城镇党委政府,没有回音。对此,晋宁县委宣传部对记者回应称:不清楚情况。并说,广济村延迟半年于2013年12月进行了村委会换届选举,当时有人在现场捣乱。

  对此村民称,当时提交罢免申请已经半年,没有任何回音,而换届选举时,被提名的还是原村主任。

  5月13日,广济村联合周围一些村,召开了晋宁农民保生态保土地万人维权大会,但似乎没有起到作用。一个多月后,2013年6月25日,广济村又发生了基本农田界碑被私动事件。次日,晋宁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赵学瑛、晋城镇镇长杨迎春等人到村,处理界碑事件。在村民拍下的视频中,赵学瑛手持喇叭对村民讲话,称是工作失误,向村民道歉。最后基本农田保护界碑被重新栽回。

  另一件被广济村民多次提及的事是,去年8月9日夜间,不明身份人员进村行凶。村民报警后,警察把进村人员带走,因案件查办一直没有下文,村民拒绝交出当天扣留的一辆面包车。

  【10·22事件】

  围绕广济村征地的冲突,在2013年10月22日达到高潮。

  新华网云南频道等报道,10月22日,晋宁县公安局依法传唤涉嫌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的两名嫌疑人,14时45分,晋城镇广济村约200名村民聚集在该村牛广路口,堵截、扣留过往公务车和公务人员,先后强行扣留11人和3辆公务车。17时30分许,市、县派出百余名警力赴现场控制事态,被村民围攻,警方保持极大的克制。

  报道称事件造成27名警务人员受伤。据警方和卫生部门介绍,当时未接到村民受伤的报告。但村民称,2名重伤和30多名轻伤村民,被周围医院拒收。

  村民则说,官方指的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可能是分别指界碑事件和9·25事件。2013年9月25日,多名村民与一村小组组长发生冲突,致小组长轻伤。

  前述村民得到的会议记录,记录了9月27日和29日,分别在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召开的两次会议,会上统一思路为:9·25案故意伤害成立,不算老账(界碑事件、8月9日夜间事件),只以此案为前提,先传讯,不行再考虑动武。记录上提到普永方(原文如此)、王正荣、刘春安等11名村民代表的名字。

  有与会者建议,针对案件放风进村,说与征地无关;但至少两个与会者在该会议上提到,再拖下去,会发生征地工作的全面翻盘。

  对于10月22日事情经过,王春云称,当天中午1点左右,他开车送父亲到晋城镇时,被未亮明身份人员强行带走。

  据说,这一幕刚好被广济村一村民目睹,并迅速通知村里。村民随后扣留了一辆驶进广济村的车辆,车内5人自称做汽车配件生意。但经向司机询问,获知车上几人为警方人士。

  下午5点多,大批警察进入广济村,村民持农具对峙,期间爆发冲突。村民介绍,顾及人质安全,警方最终撤回。

  记者向村民提出,此举明显过激,并不符合依法维权的初衷。村民代表回应称,那种形势下,为了自保,没有办法。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晋宁县委书记蔡德生让找宣传部。关于事情经过,晋宁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一科主任杞耀彬表示,以新华社报道为准。“那个报道说得很清楚,并不是因为征地,是传唤嫌疑人引起。”

  当晚7点左右,王春云和父亲被警方送回。

  第二天,晋宁县委书记蔡德生、副书记陈海彦及晋城镇党委书记等来到广济,做群众工作。广济村拍摄的视频显示,蔡德生对村民讲话:“关于广济的土地,到底是征还是不征?我说,广济老百姓说不征,就不征了。”村民中爆发出叫好声。“关于广济村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我觉得,作为县委县政府,作为公检法,对我们县境内任何一个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村民要求下,蔡德生等签下《关于对广济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承诺书》。随后,广济村民放了人质。

  【冲突后的广济】

  2013年11月23日,昆明市委调查组进驻广济村。

  王正荣介绍,调查组进村当天,并没有计划与村民开会。村民得到消息,事先在村委会广场上摆好桌椅,把调查组请了上去。

  在调查组宣传会议结束时,王正荣表示有话说。随后,刘春安、普永芳等多名村民,先后上台,提出一些质问。

  面对村民质问和台下村民的喊话,调查组组长、昆明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金志伟一直面带笑意:我们调查组刚刚才进村,还是要先调查下……

  目前调查还在进行中,但村民仍不放心。截至记者3月17日采访时,广济村村民在五个“执勤点”过夜近一年零两个月,包括两个除夕夜,共计410天。

  对于广济征地有无国务院批文,以及村民的担心,晋宁县委宣传部没有正面回应本刊记者,只表示,“我们得到的情况是,广济的地不征了,村里现在总体平稳。至于村民为什么仍在“执勤点”坚守,这是单方面的担心。”同时宣传部介绍,政府不会因为这件事孤立广济村,已出资帮村里修葺了村委会、沟渠、自来水管等基础设施。只是,村民不相信调查组和调查结果。

  广济村民称,虽然有县委书记的口头承诺,但他们害怕撤出“执勤点”后,政府反悔,继续进行征地。

  村民称希望能够依法维权,但扣留人质事件,被官方指责明显过激。另一方面,村民继续质疑政府在征地方面的合法性。

  广济村村民代表先后两次接到自称中央级别调查组的电话,第一次称举报已经立案,第二次向他们索要去年10月22日的视频,因不能确定对方身份,村民代表表示,待调查组来村后,当面给他们出示视频。

  有村民称,无论事态怎样发展,依法行政、依法维权,都将是“保地”风波带给人们的最大启示,对政府、对村民而言都是如此。

  • 责任编辑:耿雪亮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