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访谈 > 视频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生命接力:飞奔1800公里 为了再次跳动的心

导读:5月2日晚8点50分,心脏,一颗休眠的心脏,乘坐着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北三环附近的马路上,它等待着再次跳动。它在这一天的下午4点55分离开了曾经的主人,一名在广州打工的广西贺州人叶天(化名)——他4月30日被宣布脑死亡,家属将心脏捐献了出来。

\

医务人员将救命心脏护送到安贞医院

\

工作人员护送救命心脏

\

医生将救命心脏送进手术室


  导读:5月2日晚8点50分,心脏,一颗休眠的心脏,乘坐着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北三环附近的马路上,它等待着再次跳动。它在这一天的下午4点55分离开了曾经的主人,一名在广州打工的广西贺州人叶天(化名)——他4月30日被宣布脑死亡,家属将心脏捐献了出来。

  它将在北京安贞医院找到自己的归宿,一名患有心脏疾病的12岁男孩小包(化名)。当它还在直升机上的时候,小包已经躺在安贞医院的手术室里,等候着。

  昨天,它从军队到地方,从桂林到北京,从首都机场到北三环……为了这颗休眠的心再次跳动,无数人的爱心搭构了一条空中绿色通道。

  昨晚11点左右,在男孩的体内,它重新开始跳动起来,然而手术还在继续着。

  1800公里外的“救命心”

  “恳请……南航航班号CZ3287由桂林飞往北京的航班全力确保准点起飞,因为有一个捐赠器官搭乘该架飞机,我的孩子急需这个器官移植救命,如果错过了最佳移植时间孩子就会……”昨天下午,新浪微博网友“Cola_妈咪”先后发出的数条求助微博引发了诸多关注。

  患有心肌病的12岁男孩小包因病情恶化,于4月30日出现心力衰竭的状况,经过安贞医院医生抢救后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小包生存下来的唯一希望是来自广西贺州的一名素不相识的21岁男子叶天。

  4月30日,患有脑瘤的叶天在位于桂林的解放军181医院脑死亡。家属将他的心脏、肝脏、肾脏和角膜全部捐献。由于此前配型已经成功,心脏离体后只能保存6个小时,如何将这颗“救命心”及时送到远在1800公里外的北京呢?181医院和安贞医院经过协商后,决定昨天下午进行摘取器官手术后,搭乘南航CZ3287次航班飞往北京。经过工作人员的特殊处理,这颗“救命心”可以暂时休眠了。

  虽然航班的飞行时间只有2小时40分钟,但是从181医院到桂林两江机场的距离为27.7公里,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到安贞医院的距离为26.4公里。如果遇到堵车加上登机、降落的时间,时间仍然十分紧迫。

  飞机提前15分钟起飞

  叶天虽然已经于4月30日脑死亡,但是医院方面一直在想办法维持着他心脏的跳动。昨天下午4点,在完成了遗体告别仪式后,解放军181医院的医生开始了心脏摘取手术。下午4点55分,手术刚刚完成,叶天的心脏被装进特殊的储存箱,主治医生提着储存箱乘坐救护车火速于5点25分赶到了桂林两江国际机场。

  由于此前南航方面已经接到了医院方面申请保障航班正点的请求,为了让CZ3287航班顺利起飞,南航通过民航局协调各地空管单位优先保障,并准备两架飞机备份。南航地服部门协调办理活体器官运送证明,并联系机场开通绿色通道。

  主治医生通过快速安检通道登机后,南航特意安排了放置装载活体器官器械的特定区域。CZ3287于下午5点51分关闭舱门,并在6点提前15分钟起飞。

  直升机“护心”到医院

  得知飞机提前起飞后,“Cola_妈咪”再次发布了一条微博:“飞机准点起飞!感谢大家的祝福,感恩大家的关注!捐赠者大爱无疆!我们全家铭记于心!”然而北京警方却着急了,由于担心机场到安贞医院的途中会出现交通拥堵,警方决定沿途安排警力为这颗“救命心”保驾护航,但却不知道小包的住院地点。在获知这颗“救命心”要送到距离首都机场T2航站楼26.4公里外的安贞医院后,警方、急救等部门进行紧急会商决定派急救直升机进行空中转运。

  由于安贞医院内不具备直升机起降的条件,昨天晚上8点左右,安贞医院西门外的安贞路沿线已经开始实施临时交通管理措施,多名交警在现场维持秩序,在马路上为直升机“清”出了一个“临时停机坪”。

  晚上8点20分,CZ3287航班在首都国际机场降落,比计划时间提前了35分钟。随后直升机从首都机场起飞,8点50分左右,由于照明条件不佳,在两辆私家车大灯的指引下,直升机在安贞医院外的“临时停机坪”成功降落,装着“救命心”的保存箱被迅速送进了手术室。

  最新进展

  在小包的体内休眠的心脏重新跳动

  从昨天晚上8点开始,小包就已经被送到了安贞医院心外大楼3楼的手术室等待这颗救命的心脏。医生对小包做了一系列的手术准备。“麻醉完半个小时才能手术,这样就能心脏一到立刻安排手术,时间上能对接得上。”昨天晚上11点左右,安贞医院心脏移植和瓣膜外科诊疗中心孟主任走出手术室告诉北青报记者,叶天的心脏已经在小包的胸腔内再次跳动起来。“无缝衔接的运送为手术至少节约了一个半小时。”孟主任说,预计手术将在今天凌晨1点完成。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06年,安贞医院心脏外科就曾成功完成了全国第二例、北京市首例异地脑死亡后捐献心脏的移植手术。那一例手术同样是千里快递“送心”,虽然手术难度很大,但是当时手术取得圆满成功,患者术后的恢复良好。

  业内人士说,简单来说,医护人员要将小包自己的心脏切除,同时将叶天的心脏进行修剪、缝合等步骤。如果最后实施温血灌注的时候,叶天的心脏能够在小包的胸腔中自动复跳,这次手术也就成功了一大半。

  昨天晚上11点左右,那颗休眠的心脏在小包的体内重新跳动起来。但是,手术还在继续着。

  关注

  他捐献了6个器官

  安贞医院心外9科的张主任介绍,小包两年前被诊断患有扩张性心肌病,大约在5天前,小包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安贞医院。“送来时他的情况不太好。”安贞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小孩送过来之前,已经去过复旦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北京阜外医院,还有一家香港的医院治疗。

  4月30日晚,小包病情突然出现恶化。当晚,安贞医院对小包进行了抢救,为其安装了体外膜肺氧合机,小包依靠这一台机器维持着心跳。与此同时,医院方面开始联系国家器官捐助中心。

  解放军181医院心胸外科主任潘禹辰说,4月30日下午6点接到了北京安贞医院的求助信息。当地的红十字会发现来自贺州的叶天和小包的配型基本吻合。21岁的叶天此前一直在广东打工,家境贫寒,3月份被查出脑瘤,多方求医未果后就决定捐献器官。在得知小包的情况后,5月1日早上7点40分,叶天的家属同意捐献叶天的心脏。此外叶天还捐献了肝脏、两个肾脏、两个眼角膜,共有6位患者在他的捐助下获益。本组文/本报记者 罗京运

  新闻链接

  救命航班如何“抄近道”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CZ3287航班的实际飞行时间比计划时间缩短了35分钟,而这完全是“抄近道”和提前起飞省出来的。

  据空中管制人员介绍,这种情况可以提前起飞多长时间没有明文规定。“我十年前就曾经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当时飞机上运送的是给一位病人提供的肝脏源。那架飞机提前起飞了20分钟。”

  据了解,突发情况下提前起飞的时间不会超过30分钟,一般都在5至15分钟之间。“在飞机顺序排队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先压下别的飞机。具体如何处置要看当时的情况而定。如果遭到被‘按下’的机组投诉,管制人员会明确告知飞机有需要救助的病人,一般人都是可以理解的。”该管制人员说,“如果在空中飞行的飞机上有人突发身体状况,需要抢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机组人员和管制人员协商后,还可以‘抄近路’飞。”

  北青报记者昨天从北京区域管制中心了解到,管制人员指挥了多架与之发生冲突的航班进行避让。飞行过程中,虽然机组提出“抄近道”的申请不符合常规航线,但是在与终端管制室进行协调后,最终让该航班“抄近道”落地。从空中到落地,在北京区域管制中心、终端管制室和塔台管制室的共同协作下,为该航班节省了宝贵时间。

  • 责任编辑:王田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