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贫困县殡仪馆因风水不好7年搬2次

\

2007年之前的灌南县殡仪馆旧址,现为县委县政府所在地

  (凤凰资讯) 过去7年里,苏北连云港灌南县的殡仪馆搬迁两次,最近的一次搬迁是2014年4月1日。该县一位副县级官员透露,因为不同风水师有不同见解,“殡仪馆一共呆了三个地方,一任县委书记换一处。”

  凤凰网了解到,对于这个苏北贫困县,官方公开的搬迁理由都是“民生工程”。从2007年开始,该县殡仪馆分别从城西门搬迁至城南门,如今搬迁至西南门。而灌南县一名风水师声称,该县殡仪馆最初选址城西门最不利于灌南风水。

  关于风水的说法,灌南县委未作出正式回应。

  纠缠于风水问题的不仅仅是殡仪馆的选址。原灌南县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薛菊举报,由于风水师建议,“县政府东南挖湖会有利于当家人”,该县近年最大投资的挖湖工程因此上马。“至今已经投资13亿元江苏省转移支付款,尚未达到当初宣称的备用水源地饮用水标准。”

  2014年8月底,薛菊被灌南县警方从北京带回灌南,以涉嫌违纪违法的名义,“接受组织调查。”

  “旧殡仪馆曾因挡风水搬迁”

  2007年,灌南县开始修筑县委、县政府大楼,选址旧殡仪馆所在地。该县一位公务员透露,负责工程的县政协主席史跃勤找来风水师,后者声称,大楼前要有水塘,后面要有山,没有就堆一座,否则不利主官,“县委班子有人要进去”。

  灌南县地处苏北平原,境内没有山脉。这位公务员说,这个问题难住了县官们,水塘好办,挖一个就是了。“假山就麻烦了,太小了又镇不住风水,最后作罢。”

  灌南县的工程未能如期竣工。一天,时任县委书记的吴立生前往工地察看工程进度,边看边发脾气。该县一位副县级官员向凤凰网详细回忆了当日情形。

  面对县委书记的恼怒,县政协主席答复:“书记,没得钱了。”后者随口说了一句:“我有钱就不要你了。”

  此后,吴立生前往外地考察,途中,有下属官员告诉吴立生刚才言重,“史主席会受不了。”吴立生回应:“你通知他,晚上去招待所吃饭,我喝酒赔礼。”这位副县级官员对现场的还原得到其他同僚的证实。

  知情者透露,这次晚宴主要给灌南3名离任官员饯行。“10人喝了10瓶高粱烧酒,外加8瓶啤酒。众人轮流给史跃勤敬酒。”晚宴之后,这位政协主席醉酒3天。

  上述副县级官员称,此后半个月内,史跃勤被从县医院送往南京和上海的医院,不治。灌南县民间因此流传县委书记骂死政协主席。

  史跃勤的遗体被送到灌南县仙游殡仪馆(当地俗称南门火葬场)。县委县政府大楼兴建的同时,县殡仪馆在这里落地。这是7年内灌南县殡仪馆的第一次搬迁。

  在谈及这次搬迁原因时,多方信源告诉凤凰网,这次搬迁的主要原因是殡仪馆处在长深高速(G25国道)灌南入口处附近,县官相信它的位置破坏了灌南县的风水。“大家来灌南,首先走过殡仪馆,穿过县城往东就是烈士陵园。如同先烧后埋,这在风水上太不吉利了。”灌南县一名风水师说。

  这名风水师声称,县委县政府大楼前的水池就是改善风水的重要举措。“这叫明堂,呈弧形,如弓箭一样射出。”

\

2014年4月1日,灌南殡仪馆搬迁后,主体建筑被拆除后仅剩仙游公墓

  新殡仪馆投资3200万元

  县委县政府搬进新大楼的时间是2007年12月18日上午12时。前述风水师告诉凤凰网,在选择具体时间时,由几个风水师给出意见,“最后吴书记采纳我的意见,我是根据吴书记的生辰八字推断出来的。”

  2011年12月28日,吴立生被江苏省纪委带走,原县长阮冰继任县委书记。风水师在解释上述情况时说,风水不是决定一切的要素,“在我们看来,成功取决于多重要素,先看命、运、德,第四才是风水。”

  不久,灌南县殡仪馆迎来近7年内的第二次搬迁,搬往县城西南的李集乡八间房村。前述副县级官员称,这次搬迁同样因为风水,一名外地风水师认为应该选址城西南,这样才有利于主官升迁。

  灌南县民政局的一份公开信息显示,新殡仪馆搬迁工程始于2013年1月。官方消息将其定位为“县委、县政府十大民生重点工程”,否定了副县级干部的说法。

  新殡仪馆占地面积24693平方米,总建筑面积7926平方米,绿化面积达41%,内有办公楼、综合楼,功能厅主体楼,广场和停车场等,总投资3200万元。

  灌南县民政局的这条公开消息同时称,新殡仪馆是一所集遗体接转运、遗体冷藏、整容化妆、遗体火化、骨灰寄存等殡仪服务综合性殡仪馆。工程建设周期为18个月,始终围绕建设有长远发展空间、符合环保规范和“便民、利民、为民”现代化殡仪馆的要求,着力加快推进新殡仪馆搬迁工程的选址规划、论证设计、资金落实、工程实施等各项工作,有序推进搬迁工程。

  仙游殡仪馆主体建筑存在7年后被拆除,如今只剩下仙游公墓和公墓管理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凤凰网,搬迁的具体时间是2014年4月1日。“为什么搬走?这要问县领导。”

\ 

2007年之前的灌南县殡仪馆旧址,现为县委县政府所在地

  环保局书记举报为风水挖湖

  灌南县仙游殡仪馆的北面不远处有人工湖一座,名叫硕项湖,地图上尚无痕迹。在原灌南县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薛菊看来,这座大面积人工湖的出现,同样因为风水。

  2013年11月7日,连云港文化网的一篇公开报道称,依托当地积淀丰厚的历史文化、规划占地约1970亩的灌南县硕项湖,经过近两年时间的建设和打造,东湖区已经呈现出碧水微波、绿植环绕、群鸟栖息的美丽画卷。

  官方公开消息称,硕项湖生态文化项目位于灌南县城西南部,依托城市备用水源地建设,是灌南县委县政府从战略高度和发展全局出发,科学规划建设的惠民工程。

  前述风水师声称,挖掘硕项湖的想法最初在吴立生任灌南县委书记时就已经开始。“风水先生们很早就提议了,只是在现任县委书记才开始付诸实施。整个硕项湖曲曲弯弯,呈龙的形状,从长远看是有利于主官风水的。”

  这位风水师又说:“从短期看这湖的风水是不利的,因为它占用了农田,会引起民怨。”

  2014年6月前后,薛菊向连云港市、江苏省等多个部门寄出举报信。内容包括该县县委书记受贿(每年接受自己送出的财物)和迷信风水引起的规划问题。

  在其举报信中,薛菊称,灌南县2009年开始吃地表水,原有的地下水就自然作为备用水资源了。现任县委书记上任后就谋划着挖湖。“说是在县政府东南方向有湖容易提拔当家人。于是打着解决老百姓吃水的民生工程、德政工程的旗号开始运作他的挖湖工程。”

  2011年秋,县政府召开“灌南县饮用水备用水源地工程专家论证会”。薛菊回忆,水利局将提前准备的三套工程方案发给每个与会者。第一套方案是从新沂河取水。第二套方案是从武漳河取水。第三套是从县政府东南方向挖湖,再从北元塘河引水至湖中蓄水。三种方案,前两种只需要8000万元。

  薛菊说,县委负责人看到方案后离开会场,会议不欢而散。有人传达了他的真实意图。“此后水利局举办了挖湖作为备用水源的论证会,不再选择从哪儿取水的方案了。”

  在其举报信中,薛菊说挖湖工程至今已经耗费江苏省近13亿元的转移支付款,仍未能达到饮用水标准。“省领导哪里知道还有其他两个不过亿的取水方案被否了?7个部门都被蒙骗通过审批。”

  2014年10月20日,在林业部门网站的一篇公开报道中,硕项湖如今的官方名称为“硕项湖湿地公园”,该项目成为“灌南县首个省级湿地公园”,总面积178.61公顷。

  报道称,“硕项湖湿地公园”由南京林业大学规划设计,以硕项湖自然生态湿地保护和硕项湖城市备用水源地水质保护和改善为核心。按照规划,该湿地公园建设期共需资金3.93亿元,近期实施项目(2013-2018)总投资2.75亿元,远期实施项目(2019-2025)总投资1.18亿元。

  该消息没有透露2013年之前的征地和挖湖成本。

  在接受凤凰网采访中,前述副县级官员认为,尚无证据证明硕项湖项目的规划因为该县主官相信风水,但湖区占用了近千亩国家基本农田,都是灌南县肥沃的良田。

  一位灌南县公务员透露,实际占用农田约600亩,有失地农民家属上网发帖控诉过这事,“但这些帖子大多被他们花钱删掉了。”

  薛菊委托代理人李庄称,举报之后举报人被报复。6月16日,该县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网上追逃薛菊。8月27日,该县公安干警在北京找到薛菊,在北京看守所关押两天后带回灌南。

  9月5日,官方对外宣布,灌南县环保局党组书记薛菊涉嫌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稿件来源:凤凰网)

责任编辑:离岸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