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让医生回归到应有的定位 医改才能推动

2013-03-14 09:45:50  来源:大公网

\

北京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的教授李玲做客大公网

大公网讯 北京时间3月13日下午,北京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的教授李玲做客大公网,与网民共同探讨医改的话题。李玲表示,我们现在把医生当成了一个挣钱的、当成了一个服务员、当成一般的商业的运行规律,他只要多看、多检查、多治疗,他就能多收入,这其实是违背了医生这个职业的本职。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了医生很委屈,现在的医患关系紧张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伤医事件不断,可以说医生也扮演了医疗制度顽疾当中的替罪羊的这个角色。那么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些具体的建议,我们应该怎么改才能让医生更有尊严,患者又得到有效的保障,来缓解这种紧张的医患关系?

李玲:我觉得应该让医生这个职业回归它这个职业的本身、本职,我们现在把医生当成了一个挣钱的、当成了一个服务员、当成一般的商业的运行规律,他只要多看、多检查、多治疗,他就能多收入,这其实是违背了医生这个职业的本职。医生天职是求死负伤,应该对症下药,那么医生他的培养周期非常的长,他的职业风险非常大,因为医学尽管发展到今天,其实很多疾病他也是无能为力的,而且对于很多病他是要试的,不是说我一定能治好,有试就有风险。但是我们现在几乎就是说我给你付了钱了,不治好就是你的问题,这是违背规律性的。

另外医生应该有权威,应该听医生的。我们现在由于这种驱利的制度,使得患者普遍不信任医生,无论你做得好坏,因为它本来是信息不对称的,现在普遍对他不信任,其实这个医生无论做得好或者不好,他都对他不信任,这样就加剧了医生动作会扭曲,因为你反正不信任我,我就得让你更信我,你要什么吧,多治疗、多检查,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是要使得说,我都给你做了,你来告我吧,告我我没责任了,其实最终受损的还是患者。

所以我们中国古代文化就是“医者父母心”,就是医生要像父母对孩子那样的。我们应该回归医生这个职业是这样的一个定位,“悬壶济世”的,保证这个定位第一我觉得对于医生来说,他要有职业的尊严,这个尊严第一个是收入,不能让他在北京连租房都租不起,收入要保证他的职业的尊严。

另外就是社会地位也非常重要,这个社会地位包括患者对他的尊重。

还有他职业发展的空间,就是他能够看到他不断地进步。

这样的话,你只有让医生回归到他这个职业应该有的职业的定位,医改才能往前推动。否则的话,现在越做越别扭,越做矛盾越大。

主持人:那医生收入这一块,我们怎么解决他们的收入,似乎如果财政去负担这么大一笔费用也是比较困难的吧?

李玲:应该没有困难,因为到2012年,我们全国的医疗总费用已经是2.4万亿人民币,把这个中间如果能拿出一半,甚至一半以上,直接去支付医生的工资,完全可以解决我们医生的待遇的问题,而且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的待遇。当然你还要建立与他的职位、他的贡献、他的能力相对称的有效的考核机制,也不是回归到大锅饭。这些无论是香港的体系、英国的体系,很多国家的这种公立医院都有行之有效的一套监督管理配套的方法,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们国家曾经的公立医院其实也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我觉得这其实并不是一个不可解决的问题。问题是谁来做这个事,做的方面是政府,而我们现在改革老对着公立医院,说你改呀,你改呀,公立医院它是个被动执行方,它改不了,它现在说我少开药,我少检查,那它这个医院就要关门了,这个院长就要下台了,所以它不可能干,而且医生也没有收入了。

所以政府第一要做的就是你既然是公立医院,它名字还叫公立医院,你就让它是真正的公立医院,不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公立医院,我们的公立医院像是假公立医院。

两年前世界银行派了一个专家考察团在中国考察完了以后说你们没有一家真正的公立医院,你们根本就不是公立医院。所以我们改革的重点是你政府真正履行办医的责任,这个公立医院就是你政府办的,你要履行政府办医的责任,就是你的投入你要设制度,你都不管,让医院自个儿折腾去,那当然就是现在今天的乱像了。

主持人:那它这笔钱花到哪儿去了,2.4万亿这么多的钱?

李玲: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药品、耗材从生产流通一直到使用这个利益链,所以其实很多费用是浪费了,包括过度的用药,过度的检查,实际上对患者不仅仅没带来健康,实际上是损害他的健康。老百姓的直觉是很对的,他为什么会那么愤怒,当然很多医生都是无辜的受害,但是是这个体制造成的,也不是医生的错,也不是患者的错,就是我们一定要改变这个制度。

主持人:还是制度上的问题,应该政府承担更多的责任。

李玲:要像基层医改一样要变制度。

关键字: 李玲 医生 回归
责任编辑: 寒洛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