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善大和尚讲述在尼泊尔建设、设计和主持中华寺

2013-03-18 16:29:07  来源:大公网

  史利伟:您能不能回忆当年您去的时候尼泊尔中华寺这一块当时土地上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怀善大和尚:首先应该说中华寺是代表我们国家的,它是我们国家自佛教传进中国以后第一个以国家的名义在国外建的寺庙,到目前也就一所。那么既然是代表 国家的,这个设计方案就比较重要。

  我原来是在江西,那个时候在江西是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在萍乡一个寺庙里的主持。经过他们会里面了解以后,我知道寺庙设计,而且那个时候普老就是想在全国了解在佛学、建筑,还有其他方面都知道一些的,要找这么一些人,为什么呢?就为中华寺的设计,因为中华寺是代表我们国家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以国家形象出面。所以1995年就把我调到中国佛教协会,当时是两个任务:一个是中华寺的设计,第二个是佛牙塔的地宫设计。当时我觉得这两个任务比较光荣,尤其我是中年出家,是无上光荣的事。

  接到这个任务看了以后,它原来设计单位是浙江省古建研究设计院搞了一个方案,在我们这里通不过,因为它和我们的设计理念不太相符,另外一个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也不太相符。我拿来就进行了四五个方面的改造:一个就是把它的设计总方案是按照我们的风水理念设计;第二个因为它是代表我们国家的,它就以我们北京的皇家寺院和我们的故宫作为一个典型来树立这么一个形象,所以它是北寺的,而不是南寺的,原来的方案是南寺的,是江浙一带的苏州园林式建筑;第三个就是它的原设计是坐南向北,我把它改为坐北向南,因为中国佛教在世界上是一个大国,形象是高大的,而在蓝毗尼各个国家的建筑寺庙必须代表一个国家的传统文化,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像这一类的我们中华寺等于皇家寺院,我们皇家寺院,还有像故宫,还有文庙、武庙都是坐北向南,我们说坐北向南是君臣关系,如果是坐南向北那是臣,那是低一等了,那我们国家在蓝毗尼的形象必须是坐北向南。

  这个事情因为他们当初搞设计的时候是委托日本搞的设计,日本人就把我们的寺庙改为坐南向北,而他们的寺庙就在最北方,而且又在我们大乘佛教区它又坐在西北,西北方是最大的,所以日本在那里搞了手脚。去看了以后,既然已经定了这个方案,我们不好改动,但是方向是可以调过来的。最后到了蓝毗尼交涉以后,很快就答复了,就是说这个中华寺是中国的寺庙,一定要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来做设计,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因为我们和尼泊尔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是很好的友谊关系。

  还有一个,就是一些建筑哪个高,哪个低,比方处方应该放在哪里,我们的综合楼怎么放,我们的课堂在哪边,甚至我们地板都有一系列的传统的东西,瓦面我们是阴阳瓦等等的这一些我们都把它纠正过来了。这样基本上从四个方面进行了设计。设计以后我们国家是用了20个月就把25600平方米之内的建筑就盖完了,在尼泊尔的建筑史上我们创了个第一,得到了大家的好评。

  这个寺庙的建成因为我们是红墙黄瓦,尼泊尔和印度还搞不清楚,他说中国有钱,连个瓦都是黄金的。所以我们又出现了矮墙上面钉帽还有一些瓦都被敲掉了,它以为是黄金,出现了这个情况。当时我们国家的寺庙是一流的,给国家在世界上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形象。寺庙建成以后,确确实实条件比较艰苦,我们曾经有三个月没有通电。在那个地方我们最高温度挨过54度,在我们国内40度那都比较难受了,恰恰又是天热和雨季的情况下,为什么三个月没有电呢?就是印度来的小偷剪断了两个地方的电缆,当时蓝开委没有能力把它维修起来,这样就等了三个月。恰巧又是雨季,这三个月没有电,也不通电话、也不通车,还出了一个笑话,什么笑话呢?这三个月电话不通,我们也没有办法出去,我们国内就着急了,就以为我们失踪了。所以当时70多岁的罗克大山气呼呼地跑到我们那儿,跑得气喘,一看,我们还在。后来他知道情况以后,我说我们也着急。完了以后他回到加德满都才打电话回我们国内,才消除了惊恐。

责任编辑: 木可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